火鍋夜語(上)◎張國強

虛構城市 | 火鍋夜語 (上)

  雨點打在落地玻璃上,發出了匡匡的聲響,咋聽還是挺嚇人的。隔海對岸的聖淘沙被雨築起的白霧籠罩,原本線條分明的海岸線此刻模糊不清。我跟梅和卡,三人在靠窗的位置,靜靜的欣賞窗外的雨景。凹陷在桌子裡滾著的鮮紅色和乳白色火鍋湯底,冒出裊裊青煙。服務員捧上火鍋配料,還一面招呼要不要幫我們下些火鍋料。我們急忙收回思緒,完全沒有默契地說要、不要、謝謝之類的來回應。我們完全矛盾的回答倒沒有難倒受過良好訓練的服務員,還是一樣一樣詢問並再安排妥當才走開。在一頓忙亂後,我們這桌又陷入沉默,能聽到火鍋湯料的滾動聲。

  「你這次回來呆幾天?」卡永遠是打破尷尬的那個。

  「受疫情的影響哪也去不了,會在這裡住一陣再說吧。」我說完就挑出一塊豬肉緩緩的吹氣來加快降溫。才吹了兩三口氣,我就把豬肉送入嘴裡。

  「好燙,好燙……」我張大嘴大口吹氣,努力不要把豬肉吐出來。讓豬肉在舌頭上翻了幾下,就往死裡嚼成小塊就順著喉嚨吞下。卡看到我這等醜樣,差點笑岔了。

  「你這個壞習慣還沒改,把食物放在醬料是降溫的最好方法。」梅突然冒出一句話,然後用筷子挑起一片白菜放入紅油色的醬料裡浸泡。窗外突然爆亮起來又瞬間恢復原來的陰暗,然後尾隨而來的是轟隆的雷神。我們才回過神來,驚覺剛才的閃電有多靠近我們。店內靠窗的幾桌也有人不禁尖叫,再雷聲爆開後大家反而安下心來。我們之間的空氣又開始凝聚,店裡人聲鼎沸還夾雜着唱生日快樂聲。

  「唉。這次疫情會讓很多人丟了工作啊。本來人工智能的發展影響已經夠大了,現在真是雪上加霜。」卡再次發揮了他打破僵局的本事。他說著還搖頭晃腦,敢情是在表達自己的悲痛吧。

  「人工智能的影響應該還還好。現在雖然有所突破,但要廣泛的應用還是有點困難。」我已經習慣接卡的梗。

  話音一落,我們三人又開始各自忙著往嘴裡塞入煮熟的火鍋料。梅燙了幾顆蘑菇,用筷子挑起來放入蘸料裡靜靜地看著飄起來的白煙。卡用勺子舀了雞湯入小碗裡,再慢慢地用勺子攪動出滿碗口的白煙。我從麻辣鍋裡挑出一顆魚圓,匆匆吹兩口就沒入嘴裡,再微張嘴唇吐出白氣。

  「人工智能要是完善了,人類就完蛋了。」卡在喝完小碗裡的雞湯後滿足的長出一口氣才說到。

  「人類文明進化史,是個不斷地利用外在物體來取代或延伸身體機能的過程。」我一面吐出由雞肉發散出的白色氣體一面說。

  卡從麻辣湯裡跳出些金針菇,筷子一轉就放在梅面前的小碟子。梅很自然的用筷子把冒著白煙的金針菇撿起來放入自己的醬料小碗裡。

  卡像是完成了某項任務後就轉過頭對著我,「怎麼說呢?」

  「當原始人第一次從地上撿起石塊當武器,原本的身體是唯一可以使用的武器,瞬間得到了延伸和取代。攻擊也因為石頭的堅硬而更具有破壞力,能攻擊範圍也擴大。因為肉體無需承受後作力所帶來的疼痛,對敵人和獵物的攻越發兇猛。人類因而獲得狩獵更大獵物的能力,擁有了穩定的蛋白質來源。當人類第一次馴服動物用於取代自身提供勞力,跟那塊石頭一樣,是身體的再一次的延伸。人類的身體從勞逸裡解脫出來,而且動物提供的勞力比人類更強大得多。」我一口氣說完,就分別在麻辣和雞湯裡放了些豬肉丸子。

  這時一位手上捧著麵團的服務員來到我們這桌,然後就開始舞動手上的麵團。服務員來回的甩了幾回,就問我們要放在麻辣還是雞湯裡。

  「各放一點。」梅簡單說了一句就轉頭看著服務員手上的拉麵。

  在服務員離開後,我們又開始進入各自進食的靜音模式。

  卡熟練地給我們兩人都夾了熱氣騰騰的拉麵,還細心地給我們倆的碗裡加了點湯,然後招呼我們快趁熱吃了。他看到我們開始吃起來,才給自己弄了碗拉麵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人類使用工具給自己帶了很多好處,不然我們哪能像現在這樣舒服的吃喝。」沒錯又是卡。

  「自工業革命開始,勞力密集的工作不斷的被機械所取代。機械在勞動力方面相對於人類有之絕對的優勢,當然人類也樂於利用機械來增加個人的生產力和效率。這個取代的過程從沒有停止過,在科技突飛猛進的今天取代的數度驟然加快。人類在強大的機械面前,顯得如此毫無效率和多餘。」我馬上接上話。

  「雖無法跟動物和機械在體力上競爭,但我們有智慧。」梅突然插了一句話。卡轉過去看了梅一眼,點著頭的臉都是笑意。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