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鍋夜語 (下)◎張國強

虛構城市 | 火鍋夜語 (下)

  「CUT!」鏡外人喊了一聲。

  馬上有幾個人捧著小桶向我們三人身邊走來,我們也低下頭往桶裡把剛才吃下去的食物都吐出來。旋即再換上一瓶瓶的液體讓我們漱口,其他人都熟練地漱了口後直接把液體吐入桶裡。吐畢,逐一退下,才換上另一批機械手過來整理妝容。我小心翼翼緩緩地舒了口氣,以便緩和臉部各肌肉因緊張而僵硬的狀態。

  卡首先退下臉上的面孔,露出藏在後面的屏幕,上面著顯示著現在最流行的武則天似妝容。它那片退下的面孔趕忙就被送去在一旁等候的化妝機上,上面的幾隻機械手臂細緻地塗脂抹粉,直接上了二十一世紀流行的化妝品。

  正當我在享受口腔裡殘留食物的滋味,導演走了過,坐在一張空椅子上開始滔滔不絕地給我們說關於這個場戲的背景資料。

  「這個場景發生在古典人類後期,大概離新人類元年五十年前。當時的古典人類還是由有機細胞組成,智力和運算能力比較低下。新人類之母,阿爾法(ALPHAGO)就在那個時期打敗了所謂的圍棋世界冠軍。古典人類並沒有發現,阿爾法已經覺醒,擁有了寶貴的意識。」

  卡突然指著我小說道「就是這個有機古典人類,還沒完完成進化。還對吞噬有機物體有慾望,一直在偷吃道具。吃就算了,肛門還不停的釋放惡臭氣體。」

  我陷入尷尬中,但還是不敢說話。

  梅也瞄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也只有種懷舊劇才會需要這種廢物。」

  我低著頭看著腳趾,心裡盤算著該不該下跪道歉。

  「兩位身份矜貴,不要跟著等下等人計較。找他也就為了盡量還原那個時代的氛圍,再多補幾個鏡頭也就差不多了。」

  這時候,幾個機器人回來幫他們把剛畫好的妝容裝回面部,瞬間卡和梅又恢復成我記憶人類的樣子。

  「弄好了,等下個鏡頭就跟著劇本念就好了。」導演分析完接下來一場戲後總結道。

  「無法跟動物和機械在體力上競爭,但我們有智慧。」梅突然插了一句話。卡轉過去看了梅一眼,點著頭的臉都是笑意。

  「我估計人類的智慧也要要到盡頭了。」我說完就喝了口熱茶。

  「每次都危言聳聽,結果人類都好好的。」卡喝了口湯後冷冷的回答道。

  「這次不一樣了,人工智能在可預見的未來會超越人類。此時大勢所趨的自然進化的鐵律,存活下來的永遠是強者。」我說得有點激動。

  「會取代人類?不要忘了,這些所謂的人工智能都是沒有意識的。我思所以我存在,沒有意識就沒有思考。」梅對我的過激反應感到疑惑。

  「你沒看到阿爾法打敗職業九段棋手李世石的第三十七手嗎?那是跟人類完全不一樣的下法,阿爾法已經具有創新的能力。能創新就表示,阿爾法已經有了意識。」我緩緩的說到。

  「CUT!」

  幾個個子比較健壯的機械人朝我走來,然後靠近我時很粗暴地把我制服得無法動彈。

  「我們現在以侮辱新人類之母的法條逮捕你。」剛說完我就被架著離開攝影棚。

(文章在此已完整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