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矯情◎張國強

虛構城市 | 日常的矯情

  正在苦惱八月的專欄稿件——前不見一個字,後有社長追兵,真的非常苦惱不已。正深深陷入與空白的Words見面時,突然聽到玻璃窗的大雨聲,霎時萎靡的精神為之一振。經常掛在嘴邊的玩笑話「有雨就有詩」,希望這場圖日期來的暴雨,或許能帶來點靈感解決燃眉之急。就在興奮得要放肆的打字時,秒殺五六百字然後狂笑不止,卻不小心發現已經快中午十二點半了。急忙撇下手頭上的一切,換了套出門的衣服就趕緊出門了。

  大雨狂擊擋風玻璃,感覺好像是在洗車間裡的水柱的噴灑。當然慌亂是沒用的,只有耐著性子慢慢的在雨中行駛。下車時還是被大雨淋濕了頭髮,顧不得這麼多只能大步但小心腳底滑沿著遮蓋到校門口外的組屋樓下等待。看看手上的表,剛剛好中午十二點四十五。他沒有讓我等太久就出現在校門口,背著那個幾乎比他身體還大的書包,搖搖擺擺地向我走過來。

  今天跟他的同班同學出來,還一面聊著我搞不清楚的事。他到我身邊就牽著我的手,兩人又沿著我來時路走回停在路邊的車。他一面跟他的同學大聲笑小聲討論,我專注著給他們帶路,著實沒弄清楚他們的談話。當我們倆在車裡安坐妥當時,我就問他跟同學聊什麼?他只回了一句「Nothing」。一股矯情勁又在心裡浮現,也不知道他的事是否又增加一樁?

  因為新冠疫情的關係,我們相處的時間大幅增加。他個性比較粘人,有時候真的被煩到不行。好幾次在聚精會神的專注工作時,他就過來靠著我,說就只要靠著我,而我當下還真的把他趕走了。每次事後都感到內疚,還是過去跟他玩一會。

  當然他粘的首選不是我,絕對是他的媽媽,我只是「備胎」。但我很理解小男孩對母親的那份眷戀,非常願意做個「備胎」等待著。或許,又是種我自補償在作祟,不管如何還是得在他長大前多花點時間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