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過時的流行◎張國強

虛構城市 | 永不過時的流行

  身處工程系專業,一直都面對各種奇怪的「質疑」。比如「工程太無聊」、「難道要一輩子當工程師?」、「這個專業變化太快,很容易過時」等,在此就不一一類舉了。當然我沒興趣逐個反駁,畢竟這麼做也毫無意義。當我不能太直白時,我會說「確實,哈哈」一笑置之。要是我能說人話時,就會好好的回答:「我就是喜歡。」

  在我那個年代,要念工程系(尤其是電子工程)著實不易,入系的競爭還是挺激烈的。因此,選擇或被選擇的人還是挺多的,但根據我自己的不靠譜的統計,大多都不喜歡。聽過痛恨工程系的理由成千上萬億,如恒河之沙不可數。我確實不得不同意大多數的理由,尤其是那些跟待遇和社會地位相關的理由。我不善於辯證或辯論,也沒多大興趣改變別人的看法,所以沒有興趣爭辯,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最近掀起一股學習寫代碼的熱潮,連七八歲的小孩也沒放過。各種新的舊的學校紛紛推出各種各樣的學習寫代碼的課程,幾乎都用似類「未來每個人都要會寫代碼」為宣傳。「人人寫代碼」聽起來就像周星馳電影《破壞王》裡那個「人人有功夫學」,一聽就覺得是在騙人。但還是有人前仆後繼,心甘情願的隨風倒。

  依稀記得2000年時,那時候的領導振臂一呼,就萬人爭著去讀資訊工程(Information Technology)。不管適不適合,也不管喜不喜歡,到後來就造就了一堆每天埋怨讀錯系的IT從業員。而現在的浪尖風口上的,則是人工智能和數據分析,又是一時萬人要擠進來的。幾乎什麼項目都要加上「人工智能和數據」才顯得時髦又上檔次。

  在我執教時,常有學生問「學什麼比較賺錢?」面對這類問題,我一般的答案是「賺不賺錢,跟學什麼沒直接的關係。」什麼行業也有賺到錢的人,什麼行業也有人賺不到錢。最佳的組合是自己喜歡又賺到錢的。也有賺到錢但超不喜歡。而最糟的組合是自己不喜歡又賺不到錢。在喜歡和賺到錢之間,個人能控制的只有自己選擇喜歡的行業,賺不賺錢真的誰會知道?如果選擇自己喜歡的行業,不管賺不賺到錢,都應該還是挺高興的。當然這裡討論的賺不到錢,指的還是能維持基本生活水品(並非指涉大富大貴)。

  當然,常常學生也有類似問,「比爾蓋茲和喬布斯都沒上大學,卻也都能賺大錢!」不可否認他們都輟學,我通常淡淡的回問,「所以你覺得自己是比爾蓋或喬布斯之類的人物嗎?」他們兩人在輟學前已明確知道自己要做什麼,都有了宏圖大業的志向。而我們大多數人只是普通人,並沒有這種志向,或許連下一步要做什麼都不是很清楚。不要忘了每個成功的比爾蓋茲後面,有上百個跟比爾蓋茲一樣的人物,倒在路上成為成功的比爾蓋茲往上爬的墊腳石。

  隨著科技的進步,潮起潮落的週期越來越短。可風水輪流轉的週期也縮短,各各行業都有機會站在浪尖風口上。除非有預言的能力,不然還是問問自己的能力和興趣到底在哪裡?那幾乎是永不過時的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