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果宅配便◎Hezt - 新文潮網店

禁果宅配便◎Hezt

平常價 $21.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香港 · 台北 · 曼谷 · 新加坡 · 吉隆坡
(地方菜 · 異國菜 · 家鄉菜)
一個城市N個P友,你永遠料不到下1個男人會變出什麼新花樣!
 
馬來西亞最受歡迎男色部落格「亞當的禁果」.巡獵亞洲5大城激戰實錄

 
  處女作《亞當的禁果》一推出,馬來西亞作家Hezt就以細膩而遊轉自如的筆鋒,自創一格的床戰與心理描寫,為華文男色文學注入新氣象。他帶領讀者一體感受藏在字裡行間的幽微心緒,也一同貪婪呼吸著男人的氣息與野性。
 
  人說:「出門在外,心情輕鬆,胃口自然大開」,這次《禁果宅配便》收錄了Hezt近年遠征亞洲五大城市、二十個最難忘的戰果。在三溫暖的暗房、長廊與吊床、健身房的烤箱與淋浴間、鐘點汽車旅館、深夜靜巷的車內,舊友與新知,巨硬或微軟,乳牛與叉燒,神雕或蠟筆,拉鋸和快閃,炙熱與冰寒……一個比一個更奇葩的男人,一場又一場「豁出去」的大亂鬥與小炮戰,力道、滋味全都不同凡響,誠摯邀你和Hezt一齊周遊列國,隨心所慾吃到飽!

作者序

Yes, 我婊過了 
by/Hezt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在新加坡一家已倒閉的三溫暖,難得地遇到了一個非常酷的馬來乳牛,他是一個警察,有一個華裔男朋友,但兩人已鮮少「行房」,所以他必須來三溫暖來補餐發洩。
 
  當時我們梅開二度中,他在駿馬狂奔搗得兇,我則是兩腿顫顫,快斷魂蝕骨。我已完全豁出去,燦爛地綻放,當我倆情慾攀上巔峰時,我在他的大聳大肏中聽到這句話:
 
  「你今晚被幾個人幹過了?」
 
  我說,「只有你一個。」
 
  但他該是知道我撒謊,只是吼了一聲:「Fuck you!」呼嘯中我感受到更強的一股衝撼力,我擼套著他,他也全根覆沒。或許他抗議不滿,但更像他在懲罰著我的虛假。
 
  「Yeah, you're fucking me.」我說著,隨即被埋在他的一浪又一浪的衝鋒陷陣裡。事實上,那一晚他不是我的唯一炮友,卻是在十年後的今天依然記得的炮友。
 
  在異鄉被一個馬來警察檢舉著觸犯不誠實罪,我迄今仍記得這段對白,因為有說不出的卡通式的喜感。我一直在猜想他為何有此一問?是否是因為感覺到我的有容乃大,而讓他覺得未盡爽快?
 
  但那時候,即使面對著一個幹著我的炮友,我是無法誠實地說出答案,因為我當時會覺得,這可真是婊子啊。因為一個晚上睡了不只一個的陌生男人,這可不是真正的我啊!我的道德底線在哪裡?
 
  然而,我自2005年七月開始寫《亞當的禁果》,就是以沒底線、沒尺度出發。很多時候,我會覺得一篇又一篇的故事裡頭的「我」才是真正的我,裡面除了我的喜怒哀樂,還有最真實的情慾與感官呈現。但吊詭的是,外人會以為那是完全的我。不少讀者有致函相詢,甚或是猜想我到底長得什麼樣子,可是我認為,「我」其實只是一個投射,那並非是全部的我。
 
  如今驀然回首就是十年了。到現在我還在想,當時是一個喃喃自語獨白式的私密日記,怎麼會找到遠在天邊的匿名知音?當時更沒有想過可以出書了,一切聽起來還是十分超現實的。
 
  而《禁果宅配便》便是《亞當的禁果》後的第二本書,從吉隆坡出發,我還自選幾個旅遊國家的艷遇、炮緣記,有些讀來彷如不可思議,但其實也是機緣巧合下湊成的。
 
  由於全書的選篇是跨越十年,我本身重讀時,猶如重新撿回這段獵艷歷程裡的腳步。而每個男人,像個里程碑,可以說是一個記號,但其實更像一個記憶裡的墓誌牌,因為書中的主角都失聯了,有者其實是萍水相逢的無名氏,此生沒再見了。
 
  第一次造訪曼谷的巴比倫三溫暖,我全晚空手而回,翌晨我在巴比倫酒店時吃著早餐時,遇到一個洋人,當時我們聊起,我透露出我的窘境,他只是說,你在三溫暖人多的時候,就伸手去撈,去抓抓他們就可以了,非常簡單。
 
  後來好多次,我對於這種主動出擊的動作猶豫不已,天人交戰的情形是難以想像的痛苦,因為若是被人拒絕,是多麼地糗啊!
 
  但到底誰會在黑暗中在意你呢?為什麼你要在意自己?若干年後的若干次造訪各地三溫暖後,我豁了出去,只要稍微合眼緣,就抱持著何妨一試的心態,有時甚至連樣貌也看不清。
 
  後來的後來,造訪三溫暖一晚竟然可以大混戰,彷如每一次都是最後一次。那時的我像個嗜色如命的狂徒,從乳牛到以前會嗤之以鼻的滴油叉燒,我都通殺。
 
  但我從未想過自己可以將視線與選擇標準,變得如此無窮盡的大,像一個看不到圓周的圓形。我越走越遠,但不知道還有多遠,只是往前衝,極少回頭望。這個圓其實永遠看不透。做一個○,是一種人生哲學。
 
  如果時間重返那一晚在新加坡三溫暖的那一刻,當我再聽到這問題──「你今晚被幾個人幹過了?」我會回答:「總之你還不是最後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