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說◎西西

看小說◎西西

平常價 $24.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我好像有個老毛病,看了好的小說,就想告訴別人,希望別人也看。」

  西西總是在看,不停地「看」,看房子看娃娃屋熊仔猿猴看玩具看世界……以無止境好奇靈敏的眼與心,持續不歇「看小說」,看看她如何看寫這五十四本小說:

  《魔山》、《純真博物館》、《少年Pi的奇幻漂流》、《白老虎》、《性本惡》、《包法利夫人》、《愛與黑暗的故事》、《芬尼根的守靈夜》、《我的父親母親》、《焚舟紀》……

  「我的《看小說》,不是文評,真正的文評,我不會寫,我寫的,就像學生做的讀書報告。我是從看小說裡學寫小說的。寫了大半生,我仍然在學習。我看小說,一般來說,並不怎麼在意作家寫了什麼,而留神他們怎麼寫。」── 西西
 
作者簡介

西西


  原名張彥,廣東中山人,1937年生於上海,1950年定居香港。
  香港葛量洪教育學院畢業,曾任教職,為香港《素葉文學》同人。
  1983年,〈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獲《聯合報》小說獎推薦獎,正式開始了與台灣的文學緣。
  著作極豐,包括詩集、散文、長短篇小說等三十多種,形式及內容不斷創新,影響深遠。

  2005年獲《星洲日報》「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2011年為香港書展「年度文學作家」,2018年獲「紐曼華語文學獎」(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

後記

  這本書收錄了早些時寫的文字,算來五六年前吧,我在一份日報的副刊上寫作讀書專欄,每篇八百至一千字,我看的全都是小說。

  我一直在看小說,看了一本又一本。看了,那就看了,完全是自己的興趣,與別人無關。可朋友邀我寫專欄,我覺得可以把看過的小說隨意講講。這倒有一個好處,寫了,對書本的印象就深刻了些。還有另外一個好處,也讓其他人多少知道有那麼一本書。我好像有個老毛病,看了好的小說,就想告訴別人,希望別人也看。寫作,畢竟是寂寞的工作,有人提起,有人看,總是高興的。以前,較年輕的時候,我也寫過些看小說的文字,出過書,自我感覺良好,難得這種感覺也有人共鳴。

  以往寫那些看小說的文字時,運氣好極了,因為那是拉丁美洲文學的爆炸期,名家冒現,好看的作品多得不得了,我終日手不釋卷,一面看,一面寫,既緊張,又愉快。除了拉美的大師,當時的好作家,真是數之不盡,而且各地都有,像格拉斯、波爾、卡爾維諾、昆德拉、薩拉馬戈、魯西迪等等。當我母親還在的時候,看見我拿著書本,一會兒沉思,一會兒失笑,一定以為這是她的一個白了頭髮的獃女兒。

  我的《看小說》,不是文評,真正的文評,我不會寫,我寫的,就像學生做的讀書報告。我是從看小說裏學寫小說的。寫了大半生,我仍然在學習。我看小說,一般來說,並不怎麼在意作家寫了什麼,而留神他們怎麼寫。有時候我會集中講那個寫法,但那麼一來文字會多,需要更多的篇幅,報刊也並不適宜,在限定的框框裏,我只寫一些看到什麼就算。

  二十世紀過去了十來年,奇怪,世界上好像沒有那樣讀了令人激動的大師了,也大概是我的年紀大了,激情不再,那麼寫誰的作品呢?我於是轉移目標,寫些眼前所見的小說也好。我請朋友替我按曼布克獎、柑橘獎、金匠獎之類的書目找書,或看中譯,來不及了,就看英文。

  就這樣,每個月寫兩篇,看的不少,多是長篇,能夠上榜的,應該總有好處,但好處我看不出來的,我就不寫了。不過內容實在太糟糕的,大概也寫過一兩篇。專欄寫了一年多。《看小說》如今收錄了五十多篇。為什麼當時沒有出書呢,很簡單,我以為字數不多,希望空閒可以再寫一些。不過我一直沒有閒下來,看小說的專欄因為約稿的老朋友退休了,我也以為自己可以休息,卻又經不起另一周刊的朋友邀約,以可附配彩圖為餌吸引,讓我寫我一直玩的玩具。歲月飛快啊,於是《看小說》一擱好些日子。

  近月朋友在網上無意中看到一個什麼的「西西書單」,把我寫的看小說上載,最令人失望的是,把我的文字截裁,只抽取結尾的一小段,有時,還加以改動。網上也有我的一些小說,同樣做過手腳。坊間流傳廁所見鬼的故事,很恐怖,廁所的門緊緊關上,如果低頭搜索,卻會看到一雙小腳,穿著大紅繡花鞋。這是我聽回來的,不是看小說。所以我快快把書編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