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沒有名字的世界◎ 吳俞萱

【預購】沒有名字的世界◎ 吳俞萱

平常價 $36.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人們擁抱光明之際,她走入死蔭的幽谷,親吻那些隱蔽的真實。
  她是吳俞萱。
  走入高雄的工業邊城,冷然地觀看、耐性地相處,
  透過詩和影像,沒有慶祝也沒有哀傷,為我們揭開沒有名字的世界。
  為了不失去它們,看的時候一心一意,拒絕命名。
  扯掉邊界,不分彼此。直到那些景物,逐漸映現人世。
  吳俞萱渴望更深地潛入存在的深淵,遇見另一些敞露在邊界之外的自己。

  中英雙語攝影詩集《沒有名字的世界》內附一張聲音詩CD專輯,收錄九首實驗歌詩
  獲選高雄市政府文化局2012書寫高雄創作獎助、2015書寫高雄出版獎助

各方推薦

  譯者  蔡林縉:「我們清晰地看到詩人如何透過她的詩意展演,投身介入真實世界。透過詩的光圈和場景,世界那不可見與難以言說的事物因此得以現實化。」

  詩人  任明信:「如果,《交換愛人的肋骨》是舞踏,那麼《沒有名字的世界》就是深深的凝望。是對日常的聚光,是頓悟也是警醒。透過她的體悟、洞察,替那些陌生者,路上的動物,甚至非生物,來指認世界。」

  實驗音樂創作者  劉芳一:「一如所有好的詩歌,這些詩句是揭露的鍥鑿,將這些景物雕塑成我們命運的模型,然而卻也是潛藏於這些景物中的命運驅使了這雕塑,是破壞也是從中解 放(一如米開朗基羅所言),參與雕塑過程的我們以此鬆動出縫隙,抹除名字,有縫隙便會萌生力量,名字被抹除後只剩世界。」

  文藝創作者  藍念初:「任妳處置,一切都會很好的。就這樣我放心地想哭。但是,再也不哭了。」
 
作者簡介

吳俞萱


  看過日光,也看過陰影,決定對兩者保持忠誠。著有詩集《交換愛人的肋骨》、電影文集《隨地腐朽:小影迷的99封情書》。

  個人部落格:你笑得毀滅像海。
  blog.roodo.com/qffwffq
推薦序

她自虛無指認一切──讀俞萱與她的詩集《沒有名字的世界》/任明信


  在遇到吳俞萱之前,我不知道世上有這樣的人。

  初次見面是在某場電影讀詩會。之前我已在部落格讀她文章許久,一直好奇寫出這樣文字的人究竟是如何度過日常。直覺那種深邃無法不外顯,總該處在極度善感幾至崩毀的邊緣,不時發散殘敗之氣。沒想一到聚會,只見她溫柔且不徐不緩地引領眾人,一面聆聽每個人的發言,一面專注解說電影和選詩,像個睿智又謙和的牧者。

  不明白眼前與想像的落差,就當做是誤解。到真正成為朋友之後,才發現她確實也有我以為的那些深沉痛苦:同時愛著人卻又厭世。除卻個人性的困境,現實磨難,還有更恆常、無解的,對於世人面對生命的偏差和冷感。她企圖以美和真實,來與社會的虛矯抗衡,於是一次又一次地辦講座,與人分享詩歌、藝術、音樂和電影。這是她唯一願意與社會發生關係的方式,然而進入人群也激烈地損耗著她的身心。

  讀上一本詩集《交換愛人的肋骨》,覺得她的詩直覺、純粹如她的個性。她的語言不為理解,文字不願詮釋,背後雖有脈絡痕跡,但與他人無關。閱讀的人必須放棄固有成見,完全地放任,隨之跌落,才有可能窺見詩歌所承載的真實。

  如果,交換愛人的肋骨是舞踏,那麼《沒有名字的世界》就是深深的凝望。是對日常的聚光,是頓悟也是警醒。透過她的體悟、洞察,替那些陌生者,路上的動物,甚至非生物,來指認世界。

  以人為例如〈換氣〉:他在烈陽下等待/此生不再待轉/任時間強行刷洗/他的每一次停頓;〈缺口〉:不去仰望鄰人/越蓋越高的房子/心無雜念/讓背越彎越低/低到足以正視/路上的塵埃;從動物身上看見的超越性,〈覺醒〉:牠忽然想哭/想知道塵埃/積累的厚度/是不是丈量了/牠被困縛的歲月/讓牠學會捍衛/主人手中的鏈條;〈圍困〉:牠發現圍困/的秘密/不是深深的禁閉,而是/開放一整個世界/裡頭無一讓你珍視。

  最後連非生物,如街景、道路、土堆、電線桿,甚至行道樹上的反光貼紙,都化為對生命的聯想。這類的詩存在著無限延伸的時空,是來自於意識當下而產生的跨幅;〈土塊〉:我希望母親/親吻我的裂縫/告訴我/偶然會來/在裡頭種下/趾頭大的小草/如果沒有裂縫/生命無法走向遠方;〈界外〉:每一個此刻/安居此刻/不去意識自己成為一條路/一個終點,或者/一種遠方/比遠方更難命名的地方。

  從兩本詩集之間,看見了她眼界的轉變,我想這與她一直不甘於安逸,總是在生活中涉險有關。在她回到池上帶小朋友寫詩時,曾寫信去問她:你現在追尋的是什麼?

  過幾天,她回了信,說她現在無法談追尋,追尋意味著連動此刻活進他方,但她對於能生活在鄉間,心滿意足,所能把握的此時此地就是未來。

  想像一個人以最完滿的狀態活在這個世界,約莫就是如此。

  在《徬徨於無地》劇本中,有兩句結尾的台詞,芳一說:「而我將在這些聲音中辨識我的人生……活在沒有名字的世界,這就是生活。」也許,她已如戲中所言,不再執著世界的名字。

  祝福她能憑藉著信念,篩濾人世的雜質;保持心地純粹,也持續替迷途的人點燈。一如她筆下的天使:光腳走路/不刻意繞過地面的碎片/釘子裸露的/木板夾層/他把所有知覺/拿來眺望/眺望他的腳掌抵達不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