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男人這東西◎周若鵬

寶瓶文化


定價 $22.00
結帳時計算運費
【預購】男人這東西◎周若鵬 - 新文潮網店
如果你看了想摔書,請務必小力一點摔,
因為不久你又會想把它撿回來。
女人的感受是感受,
男人的感受是自作自受。


  世界上沒有所謂「絕世完美男」。
  就算他曾經是,
  變成你的男人之後,就不是了。

  男人存活必知第一條:
  女人的愛情積分系統是「一天制」,每天零時重新歸零。

  她問:「你看我今天有什麼不同?」
  他答:「看不出。」
  她泣:「你根本一點也不愛我!」

  她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都不在。」
  他哀:「可是那次、那次和那次,我都在啊!就這次我不在,就勾銷掉全部嗎?」
  她氣:「對!」

  她不知道,男人的腦袋是一格格箱子,每個箱子只裝一樣東西,簡單得可以。
  他不知道,女人的腦袋是一串串網路,每件事都和每件事有關,從沒簡單過。
  說到底,一切都是溝通,男人和女人,需要來一次赤裸裸地溝通。

  根本找死!從來沒人敢像這樣自嘲男人、反諷女人,狂妄卻誠實地精準挺入,激得人怒極摔書,一轉身又捨不得地撿回來。

  《男人這東西》,將男人最私密的遐想、藉口(學名叫「謊言」)和行為扒得一絲不掛,女人讀了拍手叫好(或握拳喊殺),接著急忙回過頭來,彷彿才第一次看見身旁的他──

  原來,男人真的不是什麼東西!他們是既可愛又可惡,帥氣與傻氣僅隔一線的外星生物。他們的語言被徹底解碼成了這本書,要瞭解男人,你非看不可。

本書特色

  ◎作者周若鵬自述:「寫《男人這東西》,看似一堆男人牢騷,在對女人控訴,其實別有用心。我固然要發牢騷尋找兄弟間的共鳴,但更希望女讀者能藉此看到男人心裡在想什麼(或者根本沒想什麼),從而更知道怎麼應對。」

  ◎問問你的男人:「你覺得,這些話有沒有道理啊?……」:
  1.男人敢和女人鬥智,包死。
  2.男人有時需要安靜獨處,但女人任何時候都需要講話,任何時候,任何。
  3.女人的牢騷就像雨天,你怎麼可能「解決」雨天呢?
  4.男人有兩件事你不能隨便批評,一是床上表現,二是開車。這兩件事有關聯──都是本能。
  5.女人的字典裡只有她的道理,沒有你的道理。
  6.女人的感受是感受,男人的感受是自作自受。
  7.男人摸不透女人說的「隨便啦」,意思其實是:「你給我幾個建議,我來做決定。」
  8.其實男人並不是存心說謊,他們只是把事情合理化。
  9.男人不提分手。地球上男女分手情況只有兩類:第一類,是女人提出的;第二類,是男人讓女人提出的。
  10.女人總說要鑽石並非貪慕虛榮,圖的只是個肯定。如果這是真心的說法,那麼求婚用的應該是一份人壽保單,不是比鑽石更有誠意,而且更靠得住嗎?

名人推薦

  ◎DRE(《指南》作者,傳奇部落客)專文作序推薦!

  ◎DRE(《指南》作者,傳奇部落客)推薦:「周若鵬對男女兩物種的觀察、描述,與見解,恍若盤空俯視的一架美軍UAV無人機,在那晃呀晃地,若無其事地,就高解析地記錄並分析了,包括地形、軍力布署,乃至於你內褲穿什麼顏色等不同的細節。那些內容是經過很長的時間一點一點堆積出來的,歷經幾個寒暑,有歲月的印記。那印記的形狀,是男人心境上的變化,與思想上的成長。活過了,也死過了,他才寫得出,愛情二字的模樣。」

作者簡介

周若鵬


  這個放眼當今談男談女最勇敢、犀利且特具魅力的男人,是詩人、作家,更是跨界演出者。

  他曾獲得馬來西亞最大型文學獎「花蹤文學獎」新詩獎,著有多部散文集與詩集。並擔任「動地吟」總策劃,號召馬來西亞眾多詩人集詩曲朗誦與歌舞表演,做全國巡迴演出,追尋詩文的更大可能性。

  他也是出版人,支持創作不遺餘力,現任大將出版社董事長。

  但他其實是念電腦科學,創立了軟體公司「The Name Technology Sdn. Bhd」。

  他也是魔術師,尤其擅長近身魔術的表演,在極貼近的距離之內施展各種細節巧法,祕訣則是洞察人性。

  他還是個出色的賽車手,駕著蓮花跑車直駛向風暴中心。人生對他而言,正是如此。

  寫《男人這東西》,他挺有職業道德地先從把自己「扒光」開始,將男人的牢騷和盤托出,同時「不小心」透露了男人不想讓女人知道的祕密,以及心事。

  他是這麼看的:「男人長這樣,女人長那樣,累積四十載勇氣後老實說,反正年歲至此,大不了單身到死。」

  哎,男人這東西。

推薦序

活過了也死過了,才寫得出愛情的模樣
文◎DRE(《指南》作者,傳奇部落客)


  每個人,都自認自己是一名蚵仔麵線專家。

  因為你我這一生都接觸過幾碗,碰到這個話題,隨便都能湊上幾句,裝一裝逼。這就是為什麼火箭專家那麼少,而兩性專家那麼多的原因。這種書的內容我向來不怎麼相信。他們全都以偏概全。我以偏概全地這麼覺得,直到碰上周若鵬。

  寶瓶出版社的特使帶著刀前來,要我寫序的那天,我未多說二話,直接答應了,義氣是男人的包袱。並不是因為當下感覺龍體受到威脅,骨氣是男人的生命,那不過是把刀,又不是把鈔,你收起來吧。當然也是因為書好,雖然當時我根本還沒看書稿。我需要看嗎?我不用,默契是男人的天分,他們不會大老遠專程派人提著垃圾來找我的。

  「請再給我一杯,一樣的,black,謝謝。」特使離開咖啡廳後,我換了個角落開始偷偷讀一讀稿子,此為風險評估之固定程序,不算俗辣。給人作序,如畫押做保,即使口頭答應,簽名之前仍得看一看,看完不高興後悔還來得及。尤其這些年門檻低,作家多如X了,我走在台北街頭,平均撞見十位兩性作家,還遇不上一條狗。所以偶爾有些作品,已不如X拉出來的一坨Y。當然也有些等於的。我對這類書的期待,早已死去。

  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詩人,能是個例外嗎?

  何況這本書不只寫男人,還寫女人。他鐵定會砸鍋的。

  我們的智力,想同時了解男人與女人兩種生物是何等困難的事,那是分屬兩個平行領域的學問,好比我既知天文,又通地理;既耍關刀,還繡棉襖……既懂做菜,還擅做愛。根本是不可能的。而它就在我眼前上演著。周若鵬對男女兩物種的觀察、描述,與見解,恍若盤空俯視的一架美軍UAV無人機,在那晃呀晃地,若無其事地,就高解析地記錄並分析了,包括地形、軍力布署,乃至於你內褲穿什麼顏色等不同的細節。我看他如非智力異於常人,觀察力天賦異稟,那肯定是成天沉溺於男歡女愛之中。

  放下杯子,我望向天花板發呆,挺想當場飛去安慰他,如果他媽當初沒把他生成天才,他一定能成為後者。

  我一嫉妒,把書稿摔了,又撿回來,一如出版社特使臨去前的預言。心疼地拍一拍書皮上的灰,幸好它不是iPad電子檔。

  那些內容是經過很長的時間一點一點堆積出來的,從播種到萌芽到茁壯到開花到結果到剪枝,歷經幾個寒暑,有歲月的印記。那印記的形狀,是男人心境上的變化,與思想上的成長。活過了,也死過了,他才寫得出,愛情二字的模樣。於是我不想去摘錄和導讀,摘錄像在支解作者堆起的積木,我抽出一塊,說:「你看,這塊好。」顯得我這人很傻。而導讀,則是在汙辱你的智商,像在笑你是文盲。這不是一本童話故事,是經驗傳承……我一拍腦門兒,哎呀哇操,這書不會暢銷的,我心想。暢銷的是那種,無止盡催眠、討好,與攏絡讀者的那種,寫下一篇蠢話一篇廢話一篇屁話來安慰讀者的那種,其實整本也就一句,你是最好的,要好好愛自己的那種。而這本,太寫實。

  不是嗎?地球上,銷量最大的罐裝咖啡,

  都是加了糖的。

相關商品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