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周慕姿 - 新文潮網店

【預購】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周慕姿

平常價 $24.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僅存數量 0 !
暢銷200,000冊!
掀起全台灣「情緒勒索」討論狂潮。

榮獲2017金石堂「十大影響力好書」;
2017誠品書店銷售總冠軍;
2017博客來年度暢銷TOP2、年度百大作家。
已售出中國大陸簡體字、韓國及泰國等版權。


  「我這輩子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爸媽難道會害你嗎?」
  「你敢離開,我就跳下去。」

  明明是最愛的家人、伴侶,與信任的朋友、同事,
  但為什麼我們卻總是感到委屈、想逃?

  你未曾覺察的「情緒勒索」,正在你的日常裡,一步步逼你就範。
  眼淚與憤怒,往往就是一種情緒勒索!
  6道關鍵練習,擺脫被情緒勒索,重新掌握人生!

  情緒勒索是一種操控,只會讓彼此的關係崩壞。
  因為當對方一再屈服與退讓,那是因為懼怕,而不是因為親密、信任與愛。

  ‧媽媽:「我把這輩子希望都放你身上。你怎麼忍心讓我失望?」
  ‧婆婆:「你把孩子給保母帶。你真自私,你會毀了孩子的一生。」
  ‧女友:「如果你敢回公司加班,我們就分手。」
  ‧上司:「我看你資質不錯,才想讓你多做一點事,栽培你。別忘了,你試用期還沒過。」

  以上這些例子,你是否非常熟悉?這些我們習以為常、不以為意的對話,其實就是緩緩掐住我們脖子,讓我們無法呼吸的「情緒勒索」。當你不順對方的意,情緒勒索者開始自憐,或責怪、貶低、在你身上貼標籤,甚至威脅你。於是,你心懷歉疚,也開始自我懷疑,自己是否很糟、不成熟……你深陷在這些情緒裡動彈不得……

  情緒勒索最常發生在伴侶、親子、職場、人際間,而在華人社會裡,更常見,且更糾葛,因為我們有根深柢固的孝順文化與對權威的尊崇,以及總是要求孩子「好,還要更好」,而後者,更容易讓人自我價值感低落。

  周慕姿心理師以精準且層次分明的角度,剖析情緒勒索的面貌,以及何種人最容易陷入情緒勒索的困境,並且針對華人文化,提出提升「自我價值感」為避免情緒勒索的最主要關鍵。此外,適時建立情緒界限,搭配練習,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因為,這是你的人生,你不該為滿足別人的需求而活。

本書特色

  ◎台灣第一本由專業的諮商心理師討論「情緒勒索」的專書,內容精準,又條理分明,書中的各個例子,更是讓我們讀來,每一則都心有戚戚焉。

名人推薦

  陳鴻彬(諮商心理師;《鋼索上的家庭》作者)、楊聰財(楊聰才身心診所院長)撰推薦序
  李崇建(台灣青少年教育協進會前理事長)、曹中瑋(諮商心理師)、許皓宜(諮商心理師/作家)、賴芳玉(律師)有感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對一個孝順、乖巧、體貼他人的孩子來說,情緒勒索的餌,毋須是言語,有時單單一個眼神、一聲嘆息,我們都會『上鉤』。因為,我們在乎這段關係,重視關係中的對方。這樣的在乎,或許是源自於原生家庭的成長議題,也可能是害怕失去愛與肯定,但無論原因為何,這份愛與關係,都不應被任何人濫用或消耗,而是被珍視。……慕姿的這本書,構築了一條系統性理解的路徑!不只給了我們「拒絕被情緒勒索的勇氣」,也提升「拒絕給出情緒勒索的自我覺察能力」。──陳鴻彬(諮商心理師;《鋼索上的家庭》作者)

  ◎這本書的作者不僅很有層次、條理地剖析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個課題,並且實際地列舉數個實際有用的「重要練習」,這是一本值得閱讀的書。──楊聰財(楊聰才身心診所院長)

作者簡介

  
周慕姿,諮商心理師/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同時是宇聯心理治療所特約企業講師、企業諮商師;微煦心靈診所兼任心理師;《健康看我》、《醫師好辣》、《大腦先生》等節目的專家群;「風傳媒」專欄作家;「失戀花園」駐站專欄作家。另外,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的主唱。

  畢業於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曾任中崙諮商中心心理師、新店高中輔導老師、台大心輔中心實習心理師等,並擁有阿德勒鼓勵諮詢師講師資格。

  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似乎都是個「非典型」角色,一路上也面臨許多考驗與自我掙扎。

  因此,周慕姿對自己諮商工作的期待,是希望能幫助人看到自己的選擇「是怎麼被困住」,還有「為何被困住」;而後,幫助他們看到「自己擁有的能力」與「其他的選擇」。

  她相信:我們擁有「選擇的自由」,以及,若能以「真實的自己」面對生命,我們就能掙脫無形的束縛,獲得真正的自由。
對她而言,「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個人粉絲專頁,「關於你的心裡事─周慕姿諮商心理師」goo.gl/knIyIh

  「心曦工作室」goo.gl/hmGhNQ

  周慕姿心理師演講、講座經歷,持續增加中……

  台北市靜心中學、台北市逸仙國小、台北市百齡高中、台北市北投親子館、台北市國防醫學院、元培醫事科技大學、高雄醫學大學、宇聯心理治療所、台北科技大學、璞成全人發展中心、台北市螢橋國小、墨墨工作室、嘉義高工、純青基金會、精神健康基金會、高雄公務人力發展中心、基隆百福國中、台北市陽明高中、嘉義中正大學、東吳大學心理系、德明財經大學、全球人壽、亞洲大學、失戀花園inbound.tw、英捷國際、台北三總精神科等。

推薦序

拒絕被「情緒勒索」的勇氣
陳鴻彬(諮商心理師;《鋼索上的家庭》作者)


  手捧著書稿,讀著慕姿的文字,我的腦海浮現好多畫面、好多臉孔。其中,有一張臉孔令我格外印象深刻。

  那是一個被標定為「家庭暴力施暴者」的十七歲女孩。相較於大多數施暴者為「成年男性」,她的性別與年紀都顯得突兀。

  「若不是因為你」的綑綁與束縛

  在小學與國中階段,她兩度休學隨著母親遠赴美國進修。國中那一次,她在美國當地曾因為深夜時分幾近歇斯底里的尖叫,所以鄰居報警,警察上門關心。

  在母親的說法裡,回台後她脾氣更加暴躁、會毆打父母,已被社會局列管在案,所以希望輔導老師協助介入管教這個「不聽話、不懂事的孩子」。

  我始終相信:如果可以「好好愛」,不會有人輕易選擇「恨」。尤其是在這樣一個孩子身上。這不免引起我的關注與疑惑:是怎麼樣的恨,會讓一個孩子出手毆打父母?背後究竟還有什麼希望被聽見的故事?

  然而,一開始與孩子的接觸,並不順利。「少來了!你們這些大人,全都只相信媽媽的話,認為都是我的錯。」在美國、台灣都曾接受過多次強制治療的她,活像隻刺蝟,情緒滿溢,令人難以靠近。

  經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後,我才知道,這孩子耗費了多大力氣去築起這道牆,而用意是保護自己不再受母親情緒的汙染。

  「媽媽要帶我去美國,根本沒有問過我,直接買好機票,幫我辦好休學,然後告知我:跟我去美國,這是為妳好。」她說。

  我很熟悉那樣的句型,藏在話語裡的意思是:「別人家的小孩想去還不一定有機會,妳別不識好歹、不懂感恩。」但其實,去進修,是媽媽的個人需求;需要有人陪伴,也是。

  真正令這孩子難以忍受的是:去到美國進修的媽媽,因為課業壓力過大導致憂鬱,很多課程報告嚴重延遲或無法完成,卻把責任全推到女兒身上。

  「媽媽跟同學在討論報告,我在旁邊玩著,我親耳聽見她對同學說:因為小孩不乖,使她無法專注在課業上好好地完成報告。」

  她難掩氣憤繼續說:「此後,她的同學們一看到我,常常對我說:妳要乖一點、多體諒媽媽些,讓媽媽可以好好完成學業。」

  「小時候我真的以為是自己的錯,因為從小媽媽就不斷告訴我:若不是因為妳,我也不用這麼辛苦。等到愈來愈大,我才發現其實自己對媽媽充滿憤怒!」

  於是,她開始拒絕接受這些「情緒勒索」,開始反抗,並且把自小積壓多年的不滿與怒氣一股腦地全發洩出來,轉化成暴力與自傷。卻也因此被標定為不乖、不孝順、不懂感恩、不懂事的小孩。

  「拒絕被情緒勒索的覺醒歷程,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去承受這些批判、責備與不諒解,妳怎麼做到的?」我問。

  她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我望著她的面孔,忍不住心疼。也不禁將眼神回望我心中那個乖巧的小男孩。

  孝順,加重「情緒勒索」的重量

  從小,因為體諒到父母的辛苦與家中經濟困頓,我選擇懂事、聽話,當一個父母眼中典型的乖孩子。

  父母對我的愛,我是知道的。包括希望幫我安排好最安全、最保險的生涯路徑,認為這是給孩子最大的祝福。

  但我也隱約感受到,其中有著他們的焦慮:焦慮於下半輩子的生活沒人照顧,以及深怕在親戚朋友面前不夠有面子。

  我開始面臨選擇上的兩難:一旦難兩全,我要優先考量父母,照顧他們的焦慮?還是發展自己的生涯?

  即使我已做好心理準備得因應選擇後所需面對的一切,仍因他們所流露的失望與失落,讓我內心的罪惡感油然而生,差點又跌了回去,放棄自己的生涯來照顧他們的感受,降低他們的焦慮。

  我很難對他們的眼神視而不見,那種眼神彷彿在對我說:「你這樣做,我們會很傷心難過,也很擔心!」

  而我,雖然深知我需要做的是樹立「情緒界限」,並鼓起莫大的勇氣,反覆對自己說:「親愛的爸媽,我很願意孝順你們、愛你們,但生涯是我自己的,這是兩碼子事,不應該混為一談。」這段歷程依舊耗了我好長一段生命與時間,才慢慢踏穩腳步往前邁進。

  拒絕被情緒勒索,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氣?我深刻感受過箇中辛苦。而慕姿的書裡提供了長出勇氣的方法。

  愛與關係,不該被濫用與消耗

  對一個孝順、乖巧、體貼他人的孩子來說,情緒勒索的餌,毋須是言語,有時單單一個眼神、一聲嘆息,我們都會「上鉤」。

  因為,我們在乎這段關係,重視關係中的對方。這樣的在乎,或許是源自於原生家庭的成長議題,也可能是害怕失去愛與肯定,但無論原因為何,這份愛與關係,都不應被任何人濫用或消耗,而是被珍視。

  同樣地,如果我們曾深陷情緒勒索的糾結中而痛苦不已,也請記住那份深刻的辛苦,別輕易讓自己在欠缺覺察的情況下,不小心成為另一個放出「餌」的人。

  情緒勒索的原理很簡單,但其中的機轉與樣貌其實很多元而複雜。慕姿的這本書,構築了一條系統性理解的路徑!不只給了我們「拒絕被情緒勒索的勇氣」,也提升「拒絕給出情緒勒索的自我覺察能力」。

序言

你的人生,總是在滿足別人嗎?


  「前兩天,我媽打電話給我,她要我幫她買晚餐要煮的菜回家。平常,如果能準時下班,我都會答應我媽;但是那天,我工作非常忙,需要加班,所以我跟我媽說,我臨時被主管要求加班,沒有辦法幫她買。

  我媽聽了就不太高興。她對我說,公司離家很近,我可以先買好菜回家,然後再回公司加班。

  我很無奈地跟她說,我現在真的很忙,走不開,希望她自己買菜。結果我終於忙完、下班回家之後,我媽臉超臭的。

  她很生氣地對我說:『生你這個孩子有什麼用?不懂得體諒媽媽的辛苦,連一點忙都不願意幫,我真是教育失敗,是個失敗的媽媽!』

  我聽了媽媽這麼說,真的覺得很無言,覺得她也不體諒我的辛苦,但也覺得『是不是我真的有錯呢?』面對她的責罵,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默默地被她罵。

  但是,類似的事情一再發生。每次回家,都變成壓力,我似乎就是要一直滿足她的需求……好像沒做到媽媽的要求,自己就是個不孝子一樣。」

  「我主管讓我覺得很困擾,他總是在快下班的時候才給我一堆工作,假日也常要求我加班;而且我加班的補休,常常有名無實的不能休,但他自己時常休假,甚至蹺班。

  我主管總是跟我說:『你是新人,有機會進來這裡,是你的運氣,外面競爭很激烈,隨便都可以找到人替代你……』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工作分量太多,壓力太大,當我企圖委婉地跟他討論我的工時和工作量的時候,他就會嘆口氣,然後很義正詞嚴的對我說:『你啊!動不動就說不能加班,工作分量太多,薪水太少,你應該要想,這些都是給你學習的機會。我是認為你有潛力,想要培養你,才會多給你一些機會……』

  聽他訓完我之後,我覺得好像是我不知足,不懂得珍惜機會,可是又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不知道怎麼反駁他。

  有次我真的受不了,向他抗議,覺得不能接受這麼不合理的工作量,他居然說我『情緒管理有問題,不能適應職場壓力』,還說我『會被職場淘汰』……天啊!究竟是我有問題?還是他有問題?」

  「從懷孕開始,我婆婆就有意無意地明示、暗示我,希望我把工作辭掉,好好在家裡專職帶小孩。我很喜歡我自己的工作,但也覺得她說得有道理:『生孩子之後,應該多點時間留給家庭跟孩子。』但我還沒準備好當全職媽媽,因此我先請了兩個月育嬰假,打算一面度過剛開始新手媽媽的手忙腳亂期,一面找到可靠的托嬰中心,然後再慢慢重回職場。

  沒想到,當我婆婆知道我打算只請兩個月的育嬰假,而且在找托嬰中心時,她非常的生氣,指著我大罵,說我沒有盡到媽媽的責任,很自私,只想到自己。我婆婆還罵我說『孩子的未來都被我毀了』。

  天啊!有那麼嚴重嗎?聽她這麼說,我好想反駁她,但看她這麼生氣,讓我忍不住懷疑,我是不是沒有盡到做媽媽的責任?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從交往開始,我男友就管我很多。他要求我不能穿裙子,不能化妝,也不能跟朋友一起聚餐。如果要,則一定要找他一起去。他希望我只要有空的時間,都可以跟他一起度過。如果我不按照他的方式做,他就會對我發怒,認為我不夠重視他,不像他這麼愛我。

  他的發怒是很可怕的,有時候甚至會對著牆壁捶到手流血,或是不管場合地對我大吼大叫,讓我覺得自己很糟糕。

  但是發怒之後,如果我答應他,按照他的方式去做,他又會變回溫柔的樣子,對我很好、噓寒問暖……

  但其實我一直都很害怕他的情緒,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又會『爆炸』,因此,我只好盡量按照他想要的去做,隨時隨地去注意他情緒爆發的預兆,避免刺激他。這場戀愛,我談得好累,後來想到他,都只覺得害怕而已……」

  以上這些例子,你是否感到熟悉?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是否時常出現這樣的場景?你是否感覺到,你的生活,總是得先處理、應付別人的需求,以至於必須忽略自己的需求與感受?

  那如果不這麼做呢?

  如果不這麼做,對方是否就會用一些話、方式責怪你,讓你感覺到挫敗或罪惡,甚至覺得自己很糟糕;然後,你將深陷在這些情緒中動彈不得,像是被黏在蜘蛛網上的昆蟲一樣?

  你的人生,都在滿足別人嗎?

  試著問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再問問自己:

  「發生了什麼事,讓我願意拿我的人生去滿足別人?」

  當你開始問自己這個問題時,或許,你會慢慢發現,發生在你與別人之間的互動樣貌,似乎愈來愈清晰;你愈來愈看得清楚,你們之間的互動,好像對方總是當負責「要求」你的人,而你是負責「滿足」他的人。如果不滿足他,似乎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如果你發現了以上的描述,與你和身邊的人互動十分相像。那麼,你很可能已經陷入了「情緒勒索」的循環之中。

  什麼是「情緒勒索」?

  「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是知名心理學家蘇珊‧佛沃在《情緒勒索》一書中提出的概念(Forward & Frazier,二○○○)。「情緒勒索」常見於許多人際關係中,包含職場、親子、夫妻、朋友等。

  情緒勒索者可能在有意識或無意識中,使用要求、威脅、施壓、沉默等直接或間接的「勒索」手段,讓被勒索者產生各種負面情緒,例如挫敗感、罪惡感、恐懼感……這些感受就會在被勒索者的內心發酵、造成傷害;為了減少這些不舒服的感受,被勒索者可能因而順服對方的要求,長久下來,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被勒索者讓勒索者以此手段控制、左右了自己的所有決定與行為,失去了「為自己做主」的自由與能力;最終,被勒索者的「自我」就在這過程中消耗殆盡,直到其心力一滴不剩為止。

  在我開始從事心理諮商實務工作後,時常遇到有情緒困擾的案主前來求助。當我陪案主一起檢視自我的情緒狀況時,都會發現,案主或許正處在一段權力相當不平等的關係中;可能案主身邊的重要他人,正好是一位情緒勒索者,而對方與案主都不知道。

  一旦與案主開始討論,對情況抽絲剝繭,使其慢慢發現自己的情緒困擾與壓力,其實是來自特定的一段關係中時,有些案主會覺得相當意外:

  「怎麼會這樣呢?他其實也對我很好/很照顧我/很愛我,難道他不在乎我嗎?為什麼他要勒索我?而為什麼我們都沒有發現?」

  對啊,「情緒勒索」,聽起來是如此不舒服的互動關係。「勒索」這種行為,不就應該是「勒索者毫不在乎被勒索者的心情,只一味地要求被勒索者滿足自己欲望」的行為嗎?為什麼會出現在對我們相當重要的關係中?

  而且最可怕的是,好像,我們雙方都沒有明顯感覺到問題所在。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我們不會察覺這個問題互動,而做一些調整呢?

  更重要的是:這種互動,是怎麼開始的?

  「如果我被『勒索』,我應該會感覺得到,而且勒索我的人,應該是個不在乎我死活的人。就像電影裡的勒索犯一樣,只在乎自己有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不管對方死活。可是現實生活中,這個情緒勒索者,是對我很重要的人……他怎麼會對我做這種事,難道他是故意的?他不在乎我嗎?」

  當你看了「情緒勒索」的定義,檢視自己與重要他人的關係,發現符合以上陳述時,或許你會心生疑竇:難道對方不在乎我嗎?不愛我嗎?他是故意的嗎?就是想讓我痛苦嗎?

  實際上,有時身為一個情緒勒索者,他並非有意識地進行「情緒勒索」的行為,而是在面對自己的需求時,他習慣使用這樣的方式去達到自己的目的。

  他或許沒有發現,這對你而言是不舒服的;甚至,他在面對「需求沒辦法被滿足」的恐懼中,可能就會張牙舞爪,想要捍衛自己的權益,而無任何餘裕去注意到你的感受與需求。

  但相對地,之所以能夠開始「情緒勒索循環」,也代表你願意接受情緒勒索者的勒索手段;你願意提供你的資源,以滿足他的需求,藉此安撫你心中的不安、換取內心暫時的平靜。不要忘記:唯有你接受勒索,這場交易才會成功。

  所以,如果你身處在一段情緒勒索的關係中,你需要先看清這段互動關係的樣貌,了解這個互動怎麼開始,怎麼持續,你們又在這段關係中扮演什麼角色。那並非代表你該把過錯怪在對方身上,或認為對方就是故意要讓你不好過;而是讓你發現:對方究竟使用了什麼方式,讓你心生不安,以至於勉強自己配合對方,期盼因此內心能重新獲得平靜?

  怎麼使用這本書?

  在我的工作與生活經驗中,我發現,「情緒勒索」是人與人常見互動中的問題行為,但卻並非很容易被當事人察覺。因此在書中的第一部分,將討論情緒勒索的樣貌,讓大家了解情緒勒索是如何運作,以及如何在我們的內心造成影響。

  了解情緒勒索如何運作之後,你或許會想知道更多,想知道:「為什麼我會成為被勒索的對象?」那麼,更進一步地探討我們內心發生了什麼事,使我們容易掉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就成為第二部的重點。

  當然,此書的最終目的,是希望讓大家能了解情緒勒索的影響,並且辨識情緒勒索,以有效擺脫情緒勒索的循環。因此在第三部分,書中將分享一些擺脫情緒勒索,建立情緒界限的小技巧,讓你能因此獲得信心,勇敢面對情緒勒索者,以奪回你的人生掌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