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來的時候◎王定國 - 新文潮網店

神來的時候◎王定國

平常價 $25.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愛可以死。愛也是冷靜的事。

  2013年,作家首次接受訪談,對其擅長描繪的男性孤獨與女性的蒼涼,以及愛情在他小說中的定位,他這樣回答:「我不是個喜歡說話的人,自然也不喜歡以說故事的方式來成為小說家。……表面雖然寫著愛情,著眼點其實為了打開現代人的苦悶荒原,這是對我個人而言除了愛情形式之外我無法做得更好的。」

  五年來,王定國以其特有的纖細,精準內斂又安靜的文字廣受共鳴
  這本書則展現更溫厚的懷抱,用心悲憫,詩意無處不在,篇篇經典

  小學同窗的婦人,透過友人求見,請求教授和她「接吻」,從而揭露長達半世紀的孤獨絮語(螢火蟲)。| 晚婚女子,聽完丈夫的羅曼史,哭求著他一起去找她(訪友未遇)。| 丈夫的情人打電話來,留下一把鑰匙要她去他們藏身的地方(瞬息)。| 離婚的男人,午後搭上南投客運,前往會見睽違六年的妻子,見面時兩人各自只說一句話,卻也是世間情愛最為淒惻動人的對白(生之半途)。| 某日下午,母親不在家,父親要他關上大門,悄悄透露自己愛過的一個女人,而今晚他就要離家……(沒想到的後來)。| 十四年前的外遇,他曾經許下為愛而死的誓言,如今期限已至,那女子突然來信(顧先生的晚年)。| ……
 
  舉世混亂時刻,閱讀王定國的小說總是那麼安靜令人放心

  我一直躺到蟲子累得不叫了,死靜的恍惚中突然聽見了她的笑聲,以前她很少有這樣的笑聲,咯咯咯地像在捉迷藏的樹林裡被我捉到了。我想今天她一定很開心,聽那聲音就知道整個人一直雀躍著,笑聲似乎不想停,很久很久才又轉為一種很甜蜜的耳語,好像是在跟我撒嬌,用她不想讓人聽見的聲音對我催促著說:帶我回去、帶我回去……。
我說惠妳別開玩笑了,有時我反而很想去找妳啊……

本書特色

  暌違兩年,終於盼得2019秋季最熾烈的紅焰,七篇小說,燎照世間男女曲折崎嶇的情感深淵。

  精準如神,前所未見的溫柔。台灣最癡情的小說家,刻畫愛情國度最悽惻迷人的追尋與等待。

  〈妖精〉之後的故事,從沒想過的逆轉人生!
後記
 
  這裡有一則舊廣告,標題為:完美主義是最優雅的自我虐待。
 
  山為什麼充滿著驚奇,因為每天破曉前的幽暗裡,總有一隻笨鳥發出第一聲,以一傳百,群起呼應,轉瞬間滿山的鳥語叫醒整座森林,溪澗開始歌唱,蝶翼翩飛起舞,千枝萬葉紛紛伸展出來迎接曙光。

  建築為什麼還能期待,因為對環境的渴望一旦碰到瓶頸,總有個傻子會來邁出第一步,把貧瘠之地看作父祖的家園,以完美主義的尺度誠懇獻身,讓城市的濃妝從而洗淨,因回復它的素顏而重生。………………(下略)
 
  這則廣告當年以全版篇幅見報,來勢洶洶,為求廣告行銷的即效性,用字誇張豪邁或目中無人自是難免,看來頗有一番大作為的展現。

  而當年那個撰筆的傢伙,大概沒有人想得到,竟然就是現在的我。因為十年後,小說裡的「我」偶然間撞見了暗戀半生的情人,於是我的文字和那個「我」的心思,就一下子淪落成這樣了:
 
  今天早上在妳丈夫的診所裡,我經歷了一次未完成的內視鏡檢查,當儀器深入到我的胃,我竟然惶恐著藏在裡面的妳就要被發現了。
 
  前後兩段的落差是多麼懸殊,前者胸懷巨擘,後者卻又極盡卑屈軟弱,適足以說明那本來就是兩個不相往來的世界,而剛好,我徘徊在這兩個世界之間長達三十年;與其說那宏偉的版圖多誘人,最後我的歸屬卻就是如此幽微的荊棘小徑,寧願返身投靠日漸孱弱的文學心靈,唯有在這樣的世界裡歸於沉寂,我才終於找到那純屬自我的內心,而在這幾年更踏實地安頓下來。
 
  這本書裡的七個短篇,當然有些又是熬夜之作,但由於體能已不復年輕,有些只好借用了和煦的晨光,因此你若發覺文字較為樸實,筆觸已更輕盈,每個故事的後來自然流露著感人的淚光,我想這或許就是溫暖的晨光所賜,使我頓悟到文學之所以必要,就為了照亮我們這些小靈魂的苦痛和希望。

  對我而言,寫作誠然就是一種交心的手藝,若我能用文字裡的安靜和你緊靠心靈,我想,這就可以了,文學的憧憬不就是這樣而已的嗎?卻已足以用來面對各種文明背後的無情。
 
作者簡介

王定國


  一九五五年生,彰化鹿港人,定居台中。十七歲開始寫作,曾獲全國大專小說創作獎、時報文學獎、聯合報小說獎。早期著有小說、散文十餘部,轉戰商場後封筆多年,短期任職法院書記官,長期投身建築,二○一三年重返文壇。

  二○一三年 小說集《那麼熱,那麼冷》,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亞洲週刊華文十大好書、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二○一四年 小說集《誰在暗中眨眼睛》,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亞洲週刊華文十大好書、金鼎獎優良出版品推薦。

  二○一五年 長篇小說《敵人的櫻花》,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亞洲週刊華文十大好書、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博客來年度之書、誠品閱讀職人「最想賣的一本書」。已售出 英國、荷蘭、德國、義大利、韓國和簡體中文等海外版權。

  二○一五年 獲頒第二屆聯合報文學大獎。

  二○一六年 小說集《戴美樂小姐的婚禮》,獲博客來2016年度選書。

  二○一七年 出版散文集《探路》;長篇小說《昨日雨水》。

  二○一九年  獲頒九歌年度小說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