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游善鈞

【預購】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游善鈞

平常價 $24.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全方位新銳作家 右手煉詩,左手寫小說
  第三屆「周夢蝶詩獎」首獎作品《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游善鈞 冷冽絕美首部詩作

      
  陳義芝、陳育虹、楊 澤
   蔡翔任、楊佳嫻、孫梓評、宋尚緯、徐珮芬、王天寬 熱愛推薦

  游善鈞的小說讀者不少,有些人好奇:「我都不知道他寫詩耶!」事實上游善鈞國中就開始寫詩了,之後繼續嘗試各種領域的創作,從散文、小說,甚至參與電影劇本,至今已經以不同文類陸續摘下各大文學獎,並出版至少六本小說,其中有五本是類型文學,寫作質量俱佳的他,快速產出類型小說的同時,也一直沒放棄琢磨初心最愛的詩,這位沉穩有遠見的年輕作家曾坦言,之所以同時創作甚至先耕耘類型小說,是因為想延續自己的寫作生涯。在創作這條路上站穩腳步後,游善鈞果然以《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獲得周夢蝶詩獎的首獎,以及評審委員三位詩壇大老的一致讚賞肯定。

  其中詩人陳育虹特別喜歡這部詩集中非常跳脫亮眼的幾首,像是輯二〈火焰燃起的時候〉以一句「我的眼睛爬出動物」寫情慾的獸性,活靈活現;「關於沒有火種/延長燃燒這一件事」幾句描寫情愛之無以為繼,都是新鮮的寫法,讓人會心。陳義芝也點出〈愛情〉這首短詩:「你在我心中留下/一個指揮,沒有留下/任何一樣樂器」,也可見慧黠的詩心。

  這是一冊情詩,也是一本「潮濕」的詩集,水裡來,火裡去,外冷內熱,理性節制與感傷脆弱並存,仔細讀下來,全書不時閃現著水的意象,從水珠、水滴、淚水、露珠和雨水,甚至是美麗冰雕或沉默的雪人,都要「抵抗滲出水珠的想法」,因為「日光令人感到絕望」,敘事者彷彿也要隨時抵抗著被融化的可能。詩句中經營的意象冷冽、絕美,場景時而如無人仙境,卻描寫著那些令人「生不如死的事」,極度適合搭配北歐樂團Sigur Rós的音樂一起服用,閱讀間時而如走在霧起又霧散的湖邊,「從兩岸,/往湖心結成的冰/是灰色的/天空夾斷雲朵/彩虹的殘肢」,詩人不要什麼明亮的廢墟,或者晴朗的靈魂,也許一切必然崩塌,然而還是有可能以文字「將自己與自己焊接/一如脫落之前/逐步響亮的水滴」。

名人推薦

  陳義芝、陳育虹、楊 澤、楊佳嫻
  孫梓評、宋尚緯、徐佩芬、王天寬 熱愛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好評推薦

  「這是一位聰明的詩人!既有編故事、結構長篇幅的能力,也能交出靈光爆破的小詩。他的小詩非常慧黠,總能留下令人想去跨越、去鑽探的縫隙。」──陳義芝

  「兼採古典詞和現代詞的許多長處,婉約纏綿,令人激賞。」──楊澤

  「詩,是詩人的自傳。以浮光掠影的暗示,游善鈞鋪陳出一個內心世界:孤獨、壓抑、脆弱,但其中不乏理性的辯證。」──陳育虹

  「有些詩讀著,像電梯殘留上一個誰的好聞香氣,形影已杳,無可捉摸;有些詩讀了,像皮膚縫上沾衣不濕的雨線,拂去之際,發現是身體裡汨出的潮淚。這些因為失敗的事而成功的詩,大抵還像一面可怕的液體鏡子,鏡中人只有頸子:愛讓我們面目全非,卻又能藉由相似的痛苦,指認彼此(因瑕疵而獲贈形體)的靈魂。」──孫梓評

  「讀游善鈞的詩,有時候,以為那是純粹的白描、敘事――別忘了他首先以小說家的身分現身――跟隨第一或第二人稱進入場景裡――大自然、小房間――一個不分段的轉折,發現已置身人物內在的案發現場,具體的事物變成有待解謎的意象;有時候,以為的『詩意象』――如房間裡的葡萄――卻真真切切,是事物本身,就是房間裡一粒粒多汁脆弱的葡萄,為了不踩碎它們,詩人墊起腳尖跳起了舞。我相信那支舞的必要。」─王天寬
 
  「在草原上停格的獵豹,靠近看才發現牠的斑紋由一尊又一尊俄羅斯娃娃組成。傷口裏包著愛,磚瓦中悶著水。這本詩集之於我,比半瓶烈酒還要更暴力、還要更魅惑。」──徐珮芬
 
作者簡介

游善鈞


  曾獲優良電影劇本獎、拍台北劇本獎、林榮三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和華研歌詞創作大賽等獎項,作品並曾入選文化部改編劇本書推薦、臺灣文學館文學好書推廣專案。

  已出版有:長篇小說《骨肉》、《完美人類》、短篇推理小說集《大吾小佳事件簿:送葬的影子》、長篇犯罪驚悚小說《隨機魔》、長篇科幻推理小說《神的載體》與其同系列續作《虛假滿月》等作品。

  臉書粉絲團:友善君的推理上鋪


周夢蝶文學獎評語

陳育虹


  他是伐木者,獨處寂靜的森林;他是竹燈籠,等待著蠟燭;他是揮動的斧頭,像冷冷天光穿過閃電發出聲響;他存在著,像玻璃杯,有時「把透明的自己/摔在地上/想砸出一些髒來」。

  詩,是詩人的自傳。以浮光掠影的暗示,游善鈞鋪陳出一個內心世界:孤獨、壓抑、脆弱,但其中不乏理性的辯證。

  詩人寫自我,也寫情慾。關係中的「你」是「我最鍾愛的雕刻/每一道轉折/都埋藏一根秒針」,秒針滴答計時。他寫慾念:「我的眼睛爬出動物」;寫愛情:「你在我心中留下/一個指揮,沒有留下/任何一樣樂器」。終究是失去。「森林深處/就只有森林而已」,一切歸於寂靜。

  游善鈞的創作想像跳脫卻不虛渺,視角變換自如,文字的節奏從容,落點準確,敘述演繹靈活而條理分明,是值得期待的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