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寺山修司 少女詩集◎寺山修司(譯者:張秋明)

【預購】寺山修司 少女詩集◎寺山修司(譯者:張秋明)

平常價 $29.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淚水是
  人類所能製造
  最小的
  海洋
  __最短的抒情詩

  在寺山修司的詩裡,是悲傷與浪漫的混合體,
  你感受到多少愛,就感受到同等重量的孤獨。
  他以九個篇章完成一場極致的文字幻想。

  時而以純熟的技巧,創造瑰麗的異想天地;
  時而在重覆的問號裡,感性與抒情地敲擊你的內心;
  時而在單純執著的童趣,看見一抹邪惡的眼神與微笑。 
  豐富情感和深刻自我,體現人人都曾經有的,少女般的,蒼涼,愛恨。

名人推薦

  新井一二三  作家
  蔡傑曦  攝影作家
  黃昕語Iris 《流浪而後生》作者
  連俞涵  演員、作家
  陳繁齊  作家
  林達陽  詩人、作家
  張西  作家
  渺渺  作家

好評推薦

  以私小說為主流的日本文學界裡,靠想像力跳躍到最遠處的作家,就是寺山修司。___作家 新井一二三

  若是我們有機會打開大海裡的藏寶箱,寺山修司的詩句一定會在裡面,而擺放在一起的還有最孤獨的眼淚和最透亮的星星。___攝影作家 蔡傑曦

  或許現實與虛幻本身就沒有界限,寺山修司就是明白了,才有了這麼一本詩集。___《流浪而後生》作者 黃昕語Iris

  著迷寺山修司的文字對身外總有巨大而遼闊的連結,同時卻又能顧及細小的情緒及他自己所鍾愛信仰之物。___作家 陳繁齊
 
作者簡介

寺山修司


  有「語言的煉金師」「昭和的石川啄木」「日本異色大師」「賽馬評論家」等各種稱號。  

  他是詩人,是導演,是小說家,是影響日本近代視覺美學,劇場藝術第一人。  

  他是前衛符號,是悲傷青春的歌,是革命新浪潮;

  多才多藝,早逝的生命,讓他的一生成為無可匹敵的傳奇之謎。

  一九三五年出生於日本青森縣弘前市。中學生時期在學期間即發表小說、短歌、俳句,之後陸續投稿於校刊,積極參與全國學生俳句會議,並編輯俳句雜誌。

  一九六O年前後開始涉足影視編劇和電影導演工作,代表作有《死在田園》《拋掉書本上街去》《上海異人娼館》等,是日本新浪潮的核心人物之一。

  一九六七年,創辦實驗劇團「天井棧敷」,掀起了日本小劇場的高潮。

  一九八三年五月,因肝硬化逝世。

  一九九七年,寺山修司紀念館在青森縣三澤市成立。

封面設計者簡介

張巖
 
  屏東人、AB型,現為平面設計者,致力於書籍裝幀、品牌形象等,作品橫跨文學、音樂、戲劇、藝術展演。曾獲書香兩岸金衣獎,作品曾收入於《PACKAGING OF THE WORLD》、《Green Packaging Solutions》。 
 
  關於設計師的封面概念
  「我將整本詩集列印出來,並將詩句一句句的裁下,透過彎曲與交疊的方式再黏貼起來。每一句詩都是一滴海水,所有詩句的聚集,成為了一片的文字海。最後再利用攝影,捕捉在陽光照射之下,文字海與陰影之間的交疊。
  寺山修司說:『眼淚  是人類所能製作  最小的  海洋』,那我想這本詩集,也許是寺山修司所能製作出,最大的海洋吧。」
 
  書衣用紙:150P維納斯雪韻紙  書名燙黑呈現  佐以Pantone2038特色 內封:以225P牛皮紙樸質觸感印製。

譯者簡介

張秋明


  資深譯者。筆記整理狂熱者。喜愛注目向田邦子。大田出版:絲山秋子《絲的怪談》,村上龍寓言小說《盾》,奧野宣之筆記系列第三冊《活用一輩子的筆記術》,澎湃野吉系列《第一次出國就去義大利》《富士山我來亂了!》,新井一二三《我們與台灣的距離》。

推薦序

靠想像力跳躍到最遠處
新井一二三/作家


  好像是我小學一年級的大年夜,NHK電視節目「紅白歌合戰」中出現了一名叫Carmen Maki的女歌手。

  她的名字、長相都像混血兒,而且穿著當年還廣泛被視為勞動衣服的牛仔褲,自己彈著吉他,臉上沒有表情地唱出旋律簡單,可歌詞特有衝擊力的一首歌曲:有時就像失去了母親的孩子一樣……

  那是我邂逅了填詞人寺山修司的瞬間,至今印象非常深刻。
  相信當年生活在日本的人沒有一個不會唱那首歌的,因為歌詞所引發的視覺印象太強烈,簡直想忘都忘不了。

  其實,寺山修司不單是填詞人,也是歌人、俳人、詩人、評論家、劇作家、小說家、話劇導演、電影導演……

  在一次生涯裡,做了好多人份的工作,而且每一項工作都看得出來他投入的精神力量有多麼大。
  所以,四十七歲因肝硬化去世的消息令人感嘆;天才夭折太可惜了。

  一九三五年出生的寺山修司,跟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著名指揮家小澤征爾是同樣歲數。
  寺山的父親在太平洋戰爭中從軍喪命;母親則戰後為美國占領軍當女傭維生,把獨生子修司丟在他舅舅家了。

  這樣的成長經歷使他對日本、對美國感情頗為複雜。

  寺山修司的文學才能,早在青森縣念中學時就很顯著。上了早稻田大學以後,最初寫和歌受到矚目,一九五七年就刊行了第一本和歌集《我的五月》。

  其中收錄的一首和歌至今是很多日本同代人的座右銘:擦火柴,瞬間海上飄濃霧,有無祖國值得獻身?

  但是,這一首歌卻從一開始就被譴責為剽竊之作,因為有俳句作品確實像寺山的和歌:擦一根火柴,湖上飄著霧(富澤赤黃男)。

  只是,顯而易見,寺山作品比富澤原作好很多。再說,古今中外的文學界歷來有以「引用」「典故」之名參照先行作品的例子。

  所以,當年著名俳人楠本憲吉對他說的一句話「俳句不是縱橫字謎」,反而說穿了寺山文學的本質。

  閱讀這本《少女詩集》的讀者,會發現文中有很多來自西方的想像:愛麗絲、灰姑娘、法國歌手、格林童話、撲克牌、馬戲團。

  這些要素並不是在戰後日本的現實中存在的,反而是從戰後日本人對西方的幻想中而來的。

  同樣常出現的符號是:大海、眼淚、浴缸、鱷魚,似乎都指向拋棄了少年修司的母親。

  寺山生前講自己的成長經歷,尤其講到跟母親的關係時,往往撒謊說母親早已去世了;但是實際上,他瞑目的時候,母親還健在。

  珊瑚、玉石、綠寶石、藍寶石、紅寶石,任何題材,寺山都會寫成一首詩。可見,對他來說,文學不是現實經驗的結晶,倒是通過縱橫字謎一般的文字遊戲,把本來小小的理念膨脹成好大好大,正如受他的寵愛,作品中常出現的女演員大山胖子。

  我從高中到大學的一段時間裡,幾次去看過寺山主宰的劇團「天井棧敷」的話劇演出以及他拍的電影作品《死在田園》《上海異人娼館》等,整體印象是極其美麗但非常可怕。寺山的想像力超乎一般人能平心接受的程度。光是聽他填詞的一首歌都長年不能忘記歌曲引發出來的視覺印象,何況看了他自己塑造出來的畫面。以私小說為主流的日本文學界裡,靠想像力跳躍到最遠處的作家,就是寺山修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