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晒T恤◎鴻鴻

聯合文學


定價 $24.00
結帳時計算運費
【預購】晒T恤◎鴻鴻 - 新文潮網店
  
  晒T恤,晒理想,晒回憶
  64件經典T恤的故事
  在陽光下招展、呼吸

  身為「T恤控」的鴻鴻
  翻出他多年來的私藏T恤
  從熨不平的皺摺、剝蝕的圖案中
  抖出歲月的秘密

  每件有每件的情懷,每件有每件的主張
  是微物的頌歌,也是生命態度的告白

  每一件T恤,都是闖蕩天地的足跡
  每一件T恤,都是革命的志業,愛的力氣

 

作者簡介

鴻鴻

  詩人,劇場及電影編導,也是熱情的社會、文化運動參與者。生於台南,除了多元的創作,也創辦《衛生紙+》詩刊,以及黑眼睛跨劇團,並策畫詩歌節、電影節、文化節,遊戲並且戰鬥,樂此不疲。

攝影者簡介

李憲章


  一九六○年生,臺北市人,曾從事攝影、文字、企劃……等工作,現今依舊如此,只是沒有上班。喜歡旅行,及諸多生活相關物事,寫過五十幾本書,造訪過七十餘個國家,但最想生活在臺灣。

自序
  
非T恤不可鴻鴻

  
  從小在《乞丐王子》中讀到,小乞丐初見王子,見到皇家的衣櫃,不由驚詫:「你只有一個身體,為什麼要有那麼多衣服呢?」這問句謹記在心,沒想到有一天,我衣櫃裡的T恤也會滿了出來,跟身邊的書籍和CD、DVD一般,不可收拾。
  
  或許身處亞熱帶台灣,一年有三季都可以靠T恤充門面,連冬天也能拿來當內衣穿,買T恤遂成為最乾脆又實用的紀念方式。一場活動、一份主張、一趟旅行,最後可能都變成一件T恤,伴隨我繼續行走人生。
  
  有些T恤極為希罕,我卻始終沒有穿過。
  
  二〇一二年暑期,我和女友楚蓁往訪波羅的海三小國,為了拜訪一對愛沙尼亞詩人夫婦,特意途經老城塔圖(Tartu)。城很小,下午閒晃的時光,發現一所教堂當晚有場音樂會,竟是愛沙尼亞的指揮大師AndresMustonen策畫的音樂節。既然別無要事,便跟門口派送傳單的攤位購票。陽光正盛,看來也沒什麼人來買票。售票的兩名少女,身上都穿了音樂節的黑色T恤,圖案是坐在敞篷轎車裡的莫札特,調皮的古典風。我動念想買,一位少女進去問了一趟,說是沒得賣。既然如此,我們便道了謝,進教堂參觀。一圈逛完,正要離開,卻被一個穿著亮橘色Polo衫、背著雙肩包的少女攔住,細看原來是剛才賣票的少女之一。她偷偷塞過來一件T恤,叫我藏好。原來她要下工回家了,索性脫下自己的T恤相贈。我們受寵若驚,她卻已一溜煙跑走。
  
  當晚的音樂會極為精彩,冠蓋雲集,看來多是受邀貴賓,自行購票的寥寥無幾。滿頭亂髮飛揚的Mustonen把莫札特詮釋得像當代作曲家,有著活力十足的吞吐呼吸。回到旅館,攤開T恤,其實是女版剪裁身型,我哪裡能穿?然而,莫札特卻那樣笑著,在敞篷車裡,好像那天下午的陽光,就留在他身上。
  
  有些T恤則是人人都有的。
  
  今年情人節,我和女友從斯里蘭卡旅行回台灣時,決定到曼谷轉機,順便過一夜。私心裡,我是想見識見識去年十一月重啟迄今的反政府示威行動。然而出發前,傳來泰國政府下了戒嚴令的消息,實不知到時上得了街否。那天出了曼谷機場,看來一切如常,到偏遠民宿的一路順暢。我們想去楚蓁上回學泰式料理的素食餐廳一飽口福,民宿老闆娘卻貼心告誡,那一帶據說有遊行,交通封鎖,最好搭船。由於對船班狀況不熟,我們最後決定還是搭捷運進城,改去購物中心覓食。
  
  曼谷的空軌和地鐵站沒有共構,轉車時一出站就迷了路。有位大叔熱心引路,隨他走過空鐵下的成排攤販,才發現歪打正著,來到抗議現場,群眾正在集會、唱歌、演說,彷彿節日嘉年華。一輛輛吉普載著民主黨的支持者,有的還著野戰服,遊街串連。熱心的大叔原來也是來參加示威的。我轉頭一看,才辨識出所有攤販賣的,都是「關閉曼谷」的T恤、手環、隨身飾品,主打「紅白藍白紅」的三色五條旗。沿路逛過去,原來不到三個月時間,這場運動的各款各色T恤,竟已經爭鳴到不下百種:有的是鴿子、有的是拳頭、有的是頭像、有的是旗幟。人人穿著招搖過市,讓這城市的不同角落,無時無刻不傳唱著抗議之聲。
  
  雖然不徹底明白反抗軍的每項訴求,但當政者侵吞農民稻米津貼的行徑確實讓我超級不爽。「台灣農村陣線」的T恤呼喊的是「農村出代誌」,泰國的T恤則訴求「反對戴克辛」。毫不猶豫,我買了一隻拳頭。
  
  有時候,我想穿得跟大家不一樣;有時候,我想穿得跟大家一樣。我的父母輩,由於台灣長期戒嚴,都會告誡下一代明哲保身,不要輕易表達立場。然而時代既然不同,我已經可以身體力行,展示給我們的下一代:不要害怕表達立場。
  
  困難嗎?穿一件T恤上身就行了。

相關商品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