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我們不結婚,好嗎◎藤井樹

【預購】我們不結婚,好嗎◎藤井樹

平常價 $19.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有人說,很多愛情的發生,都源自不打不相識。

  怪怪每少女趙馨慧與處女座少年林翰聰之間的故事,恰好印證了這樣的論點。

  高中時,林翰聰因故借住在馨慧家中,他那許多莫名的堅持(龜毛)與有個性的處事方式(難相處),在在令馨慧難以接受,她是討厭他的!

  然後,有任何事情發生,他卻都是那個最值得信任與依賴的人,愛情,在他們之間萌芽、生根。

  只是,才剛接受了彼此,卻又因為兩人就讀的大學位置,一所在台中,一所在高雄,因而必須面臨遠距離戀愛的考驗,濃烈的思念、不能見面的酸澀、新追求者的威脅……

  當趙馨慧第一次走進林翰聰的房間,看見他的桌上,放著一本白色的日記,封面上只寫了一行字:「我們不結婚,好嗎」,向來把話往心裡藏的翰聰,在日記裡,寫滿了他心底,最不保留的傾訴。

  附贈藤井樹為本書量身打造的音樂單曲〈幸福風鈴〉原版及2011年版
  新增作者改版序,細細分享創作12年來,最初與現在的心情。

作者簡介

藤井樹

  本名吳子雲,高雄市人。
  一九七六年九月十日生於高雄。
  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死於高雄。

  著有《我們不結婚,好嗎》、《貓空愛情故事》、《這是我的答案》、《有個女孩叫Feeling》、《聽笨金魚唱歌》、《從開始到現在》、《B棟11樓》、《這城市》、《十年的你》、《學伴蘇菲亞》、《寂寞之歌》、《六弄咖啡館》、《夏日之詩》、《暮水街的三月十一號》、《流浪的終點》、《流轉之年》、《微雨之城》、《真情書》。

新版序

我們不結婚,十二年,好嗎?

  開始寫序之前,我們先來算個小數學。

  某甲在十二年前看了一本書,叫作《我們不結婚,好嗎》,而他今年二十七歲了,請問十二年前他幾歲?

  答案是十五,對吧?應該沒人算錯吧?

  對不起,我不是看不起你的智商,也不是懷疑你的數學加減有多爛,只是我常常收到這樣的信或留言,內容大概是說:「吳大哥你好,你的書一路陪著我長大,第一次看你的書才國(高)),現在我都已經當媽媽(爸爸)了……」點點點巴啦巴啦巴啦。

  然後我就會稍微掐指算一下,哇靠!還真的耶。歲月真的催人老,老到我都不敢相信,在創作這條路上,我竟然已經寫了十二年,而且還得接受有很多人是看我的小說長大的事實。

  甚至,一大堆看我小說長大的人現在都已經當爸爸媽媽了,卻還依然支持著我,這不僅僅讓我感動,還讓我不得不去重視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什麼問題呢?

  就是我即將步入中年了……在一些小朋友面前,我即將被稱作「叔叔」。

  老天爺!可以不要當叔叔嗎?我可以永遠二十五歲嗎?反正我看起來像二十五歲啊!(如玉:……做夢比較快,老吳。)

  好吧,正經一點,這是一篇序,是一篇作者自序,而且是與第一版相隔十二年之後寫的新版作者序,是該正經一點的。

  在時光推移人亦老的情況之下,十二年了,這應該會是一篇充滿了作者的感傷,充滿了時光飛逝歲月如梭的感嘆,充滿了無以言喻的感激,以及充滿了這麼多年成長間喜怒哀樂感觸的……一篇序。

  但對不起,我寫不出來。

  因為我其實是很開心的。

  十二年前,出版我人生的第一本書,《我們不結婚,好嗎》時,我壓根不覺得會有出版第二本書的機會,當時我只是個二十三歲的小夥子,就要去當兵,什麼也不懂,面對出書,只有兩個感覺:「莫名的喜悅」與「做錯事的不安」。

  真的耶,當年我真的覺得自己跟出版社簽約出版是做錯了事。

  用百分比來說,我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喜悅,其他的百分之八十全是不安。

  為什麼不安呢?因為我一直在想著:「如果書賣不完要賠錢怎麼辦?」

  我不敢跟父母親講這件事,甚至也沒跟朋友提起,只有少數幾個當時跟我住在一起的同學知道我的作品即將付梓。所以書出版之後,沒有人知道藤井樹就是我,開簽名會的時候,我所有的家人也還被蒙在鼓裡。

  回想起當年那些日子,有許多回憶的痕跡依舊是很清晰的。
我總會在每一場演講裡提到一句話,「我的人生在二十三歲那一年轉了好大的一個彎,就彎到現在了。」

  其實會彎去哪裡,或是彎多久,我從來都不敢去想。

  我能做的,只是把握每一個今天,好好地當這個還能寫、還能出版、還能做一些自己夢想中想完成的事的那個吳子雲,然後哪天被時代洪流吞噬,或是被自然地淘汰,這樣。

  那時我只能卸下所謂作者的光環,回到一個平凡人的身分,但我一定可以站在鏡子前,面對著自己,說:「恭喜啊!吳子雲,不枉走這一遭。」

  還記得當年《我們不結婚,好嗎》在網路上連載時,每天都有人來信催稿要看下一回,這輩子除了我媽期待我能當個醫生或是律師之外,那是第一次我被母親以外的人期待著,而那些人,都只是網路上的一串英文字,我都不認識。

  那是一種奇怪又充滿了莫名虛榮的感覺。

  為了他們,我每天絞盡腦汁,就是要寫出讓他們看了會喜歡的故事。

  同時,我也在創作這條路上,找到了另一個從不曾被發現的自己。

  「原來,我是會寫小說的。」那時,我這麼跟自己說。有點心虛,有點害怕,又有點驚訝。

  現在回頭看以前的作品,坦白說,我看了會哈哈大笑,那真是既青澀、不成熟、用字遣詞與專業度都明顯不足的作品啊!

  可是,如果沒有那些青澀,就沒有現在的我了,不是嗎?沒有第一部,怎麼會有後面的這些成績呢?

  所以現在的我看著以前的作品,像是看著自己在長大,這是很特別的感覺。

  所以,真的,謝謝你們。

  雖然你們的年紀大多比我小,但其實你們也是看著我長大的呀。

  雖然我總是在說感謝,總是不停地在說謝謝,對你們,可是你們一定不知道,即使我把所有的時間拿來說謝謝,也是不夠的。

  因為,那永遠都不足以表達我對你們的感謝。

  我寫了十二年了,我希望還有下一個十二年。

  從今天開始算起,十二年後,我希望還能看見你,好嗎?

吳子雲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于台北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