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我終於捨得讓雪落下◎劉定騫

【預購】我終於捨得讓雪落下◎劉定騫

平常價 $26.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不知道如何選擇的路,就踏上去走走。
  敢於啟程,便不再是害怕淤泥的人。

  ❊讀者心中的隱藏版詩人──劉定騫首部文集❊
  獻給三十歲,儘管走得歪歪斜斜,仍然勇敢。

  「二十幾歲到三十多歲,這樣的十年,是人生變化最劇烈的時候。
  我曾以為找到方向,也曾迷過路,更有過路已走絕的日子。
  但時間,從不會等人完整才繼續前進。
  我們都是尚未形塑完成就冷卻的容器、缺了幾片的拼圖、還沒寫完的歌。」

  年少時想像大人的模樣,以為到了三十歲,凡事就可以──或者應該要可以理直氣壯、從容不迫。
  三十彷彿一種決定性的制約,三十前後就應該如何如何,讓人止不住感到焦躁。

  已跨過三十歲的劉定騫,曾經出版兩本詩集。大學畢業後,他選擇到大城市工作、探索生活;後來,為了離開傷心的地方,他飛到比城市更遠的國外他鄉,在冰封雪國流浪;回國後,出於喜愛咖啡,他曾在家鄉開了一個小小的咖啡空間;同時間,本想嘗試寫劇本,卻誤打誤撞當起舞台劇的演員。這樣的他,每隔幾年就會離開某個地方,重新啟程。

  一路上,他曾經迷路,無論是物理上的或心裡面的。
  跟旁人比較,他看似漸漸掉了隊,支離破碎,
  但他會說他只是一直想要自由,想要完整。

  ──如果想看著前方繼續走下去,就不能閉上眼。
  儘管睜開眼會痠,會流淚。


  過去,劉定騫曾將感情主題的詩作集結成書出版,因為最初的自費出版版本難以買到,被苦苦尋覓的讀者稱為「隱藏版詩集」。

  在其新作《我終於捨得讓雪落下》中,可以看見人生故事更立體、更豐富的劉定騫。包括這些年來徘徊的腳步、經過的風景、結識的人們、遭遇的困難,最終都連結上他對生命本質的困惑。劉定騫回望那些曾不敢回望的記憶,細細體會當下困住自己的事物,撫過日子的塵埃,試圖讓成長過程曾受過的悲傷、無力、焦慮能如雪般緩緩落下。

  於字裡行間,讀者會跟著他一起理解:
  「有時我們能接住自己,有時並不。」


  本書獻給即將三十、年屆三十、曾經三十歲的人。共分成三章,寫生活、寫成長、寫思念。

  劉定騫的文字如其人,情感溫厚真摯,孤獨卻又充滿了愛。讀著這些如日記、故事、信件、呢喃般的記憶碎片,總能一邊感受到他的生活,與我們的生命遙遙相映著。

  ○關於生活: 日子不過是心的顯影
  「其實我們都不知道在緩慢的歲月裡,自己正在進行一場極其複雜的手術,沒有明確療程,痛時沒有嗎啡。直至有天,住在心裡的醫師才會告知你,你好了。能感到好,已是萬幸。」
  
  ○關於成長: 回到成長的案發現場
  「三十以前,總會想要去做什麼、達成什麼,雖然有些事做到了,有些依舊無能為力。但我沒有想過三十一到,心中像是有道推力,就這樣把我推到了另一個象限,關進電梯裡,叮,上樓。接著一切都像在不同的樓層看著彷彿和以前一樣的景色,慘的是你擁有的僅僅是上樓的門票,卻好像什麼都沒帶到,兩手空空,心裡彷徨。」

  ○關於思念: 如雪盤旋的思念
  「在名為思念的維度裡,現在、過去,甚至是還未來到的以後,所有的時間線都會在這裡交錯著,如雪盤旋在空中,任憑自己如何移動。近一些,可以看清人一點。退一些,可以看清人生一點。而那些卡在中間的混亂,才終究讓自己,多了解了自己一點。」

名人推薦

  李豪│作家
  知寒│作家
  邵佳瑩│老王樂隊大提琴手
  追奇│作家
  張立長│老王樂隊主唱
  郭書書│作家
  陳雋弘│詩人
  陳繁齊│作家
  陸穎魚│詩人、詩生活店長
  渺渺│作家
  筆枒町│作家
  溫如生│作家
  漉漉│詩人
  蔡傑曦│攝影作家
  蘇乙笙│作家

  ──共感推薦

  「生活中的零光片羽,都在反映那個當下最真實的感觸,卻散落在茫茫網海中,若非集結成冊,那些細微哲思或許就此雪藏,我們就要錯過了不同時空的劉定騫。」──李豪(作家)

  「這本書給人的感覺很輕,每一章節都短短的,像一個隨筆,呢喃地在你耳邊跟你分享他的心得、他的回憶。在不知不覺中,心也漸漸緩和了下來……」──邵佳瑩(老王樂隊大提琴手)

  「日常的呻吟集結成冊,竟令人意外地感到充實,好看得停不下來。」──張立長(老王樂隊主唱)

  「生活裡總有些悲傷的小愛小事,但劉定騫就是能把這些小事寫得溫柔,叫人疼痛。」──陸穎魚(詩人、詩生活店長)

  「走入書中永恆的冬季,你將看見白色雪花翩翩落下,卻沒有一點冷的感覺。」──渺渺(作家)

  「書裡寫下了三十後的人生,我們總以為長大之後,就足夠成熟,能不再迷惘,才發現有些事情,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標準答案。但也更懂得那些擁有和失去,哪些該愛該珍惜。讓我們在許多未知的迷惘裡,即使無解,仍願意前進。」──筆枒町(作家)

  「定騫的文字像落到掌心的雪,一抓就化。赤誠是他在記憶這股寒冷的同時、仍無畏地伸手,彷彿遊戲那樣:即使脫皮凍僵、也要好好打一場雪仗。」──漉漉(詩人)

  「曾經最大的願望是想賞一場浪漫無比的大雪,用小小的手掌接住每一次落下的希望,現在看來那樣慎重的舉止總是顯得矯情,只因長大後漸漸明白,世上有些意義是沒有意義的,意識才決定了意義,然而在決定的那一刻我們就成了大人。就像這本書裡的文字一般,有些還沒落下的遺憾終是捨得撕去它的姓名,再一次想起時,也只是熱淚盈眶。」──蘇乙笙(作家)
 
作者簡介

劉定騫


  一九八六年生。尚未形塑完成就冷卻的容器。
  仍試著寫下字。偶爾也是劇場與鏡頭前的演員。
  喜歡按下快門的聲音。
  著有詩集《失對白》、《願你明瞭我所有虛張聲勢的謊》。

  FB:劉定騫 / 騫言
  IG:@dingcianliu
 
作者後記

  烏雲密布時,如果想看見陽光,雨要懂得下。
  我卻常常不懂得釋放。

  面對世界,我是屬於彆扭的人。
  彆扭的人時常將事情藏著、將情緒憋著、把淚水忍著。心冷的時候如雪般固化,面對世事時便身心僵硬,難以鬆凍。冰封的所在很難打破,於是自己在內心漫走時也會感到窒礙難行,人生中很大的困難,總是自己與自己過不去。
  那些凝固成雪的,都曾在心裡流動。
  那些凝固成雪的,都有重量。

  再堅固的屋簷,總有承受不了的重,我開始望著天空。
  聽說,雪剛落下時會吸收聲波,世界會漸漸地安靜下來,像是剩下自己。
  萬籟俱寂、平淡寧靜。
  你能聽到內心裡幽微真實的聲音。

  我想,我們都該捨得讓雪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