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雪◎任明信

【預購】雪◎任明信

平常價 $26.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僅存數量 0 !
  

  天空老了
  落下他的白髮
  有天你也會如此
  失去一切

  你曾經凝望愛人
  以為那就是愛
  你曾經觸摸花瓣
  以為這就是花

  詩人任明信  最新詩集《雪》
  開場引言他寫:
  雪無心
  雪安靜
 
  雪只有現在
  雪覆蓋一切
 
  一切
  都宛然有
  一切
  都未來見
                
  這幾行字幾乎已經概括新詩集的意念。

  距離上一本,將近四年未出版詩集的任明信,他總是不急,總是慢工細緻,於每一個字。
  他的詩獨具一格,看似輕盈的文字,兩三行,卻說出了一個哀傷的宇宙,
  他的詩,無論何時讀來,都引起一場感性的風,吹得我們眼睛無法睜開,甚至默默滴淚與輕嘆。

本書特色

  【封面畫作】鄭常,高雄人

  關於封面概念《孤白裡的水珠》:
  搭說不準的慢飄行/聽見了你/默默靠落身旁/異常純淨的聲音 還有她 還有他……
  不論是怎麼個偷偷的/在這裡/任意離席是不被允許的美/上天主宰了孤白
  想摸摸石頭/黏著青苔/跳上花瓣/微風撥弦
  是睡著了吧/總以為自己是顆小水珠

  【封面裝幀概念】劉克韋
  這是與任明信合作的第四本書。
  一如既往封面以鄭老師的畫作為主視覺。
  這次比較重大的突破是在顏色的選擇上,為了要讓畫作更為凸出,原本想要呈現雪的純白的白底,改以加入底色來豐富主圖。總共提出了四個顏色,最後定奪以紅來呈現,這是與作者過去的封面非常不同,但卻與這次的詩作互相應答的色系。

  【封面裝幀條件】
  書衣:元素紙網印白,呈現主圖雪與水滴的層次感。
  封面:安娜白卡,印特色銀。

名人推薦

  詩人 孫得欽 推薦

  「他踏破自己的界線
  在詩裡
  也在詩外

  我發現有些庸俗的字
  甚至比真誠
  更適合形容他
  比如浪漫
  和危險」
 
 
作者簡介

任明信


  十一月生,高雄人。喜歡夢,冬天,寫詩,節制地耽溺。
  著有詩集《你沒有更好的命運》《光天化日》。散文集《別人》。
 
後記

一切

 
  -7
  而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
  說的時候,你帶著熟悉的狂喜與悲傷。

  某種徹底超脫前的解離。
  慢慢地分享,關於任明信這個人。
  但你已不只是他,你是別的,再來者。

  -6
  學著與時間和平共處。
  一旦戰爭,你也不會是贏的一方。

  有些回憶成了時間的俘虜。
  有時,會迫使人割讓未來的夢想償還。

  現也覺得無妨了。夢想是用來信仰,不是非得實現。
 
  -5
  想說個故事。
 
  《景德傳燈錄》中,有則一指禪的公案。故事是說金華山的俱胝禪師有天在道場裡,來了一位名為實際的比丘尼,她來的時候沒有通報,戴著斗笠逕自走入道場,徐徐繞著俱胝走了三圈,然後問他,如何是「道」。若能回答,就摘下自己的斗笠。
 
  俱胝傳法已有些時日,心底閃過萬千文字,但在比丘尼詢問三次之後,仍無法道出。她旋即要走,俱胝曰天色已晚,不如暫且留一宿。比丘尼又問,如何是道。若能回答,就留住一宿。俱胝依然無法應對,尼姑離去。他嘆道,自己空有大丈夫的身軀,卻無大丈夫的氣魄,決意離開道場,前往四方尋參。
 
  然而當晚,山神託夢給他,跟他說無須離去,改日便有肉身菩薩前來說法。幾日後,天龍和尚來。俱胝接待之餘,說明了事情經過,請示於他。天龍和尚聽完,不發一言,僅豎一指示之。俱胝當下大悟,此後,若有人問及,便舉起一指,再無他說。
 
  -4
  著迷於人類頓悟的瞬間。
 
  有一種真正的看見、真正的傾聽,必須用全部身心去承接。
  超越語言的當下,萬法歸一,再無歧義。
 
  顛倒夢想的微小動作,一句話,一個呼吸。
  從「機緣」變成「命運」的剎那。
 
  如諾蘭在《頂尖對決》中的魔術戲法:The Prestige。光榮的再現,只因你不知如何去看,於是未曾真正看見;因為從來沒有真正在乎,故不得其門而入。
 
  直到你遇見洪水,遇見深淵,遇見魔法。蛋殼裂開。
 
  如馬丁‧麥克多納的《意外》,山姆洛克威爾飾演的警員,戴著耳機,在火舌蔓延的警局中讀著警長死前寫給他的信,上頭寫了:你是比你以為的,更好的人。
 
  禪宗說:啐啄同時。
  啐是小鳥於殼中吮聲,啄是母鳥為助其破殼而嚙。
  必須兩者皆備,才有新生。
 
  如華卓斯基的《駭客任務》,先知微笑著對尼歐說:「可惜你不是……」。與隨後的預言:「但你很善良,所以接下來會很艱難───因為你必須在自己和相信你的人的性命之間,做出抉擇。」而尼歐的覺醒,便是在相信自己不值得的前提之下,決定與命運拚搏,於是重生。因為知道自己不是世界等待的人,勇於赴死,才成為救世主。
 
  如那句俗諺:裝睡的人叫不醒。
  唯有真正想醒的人才有可能醒來。
 
  -3
  一指禪的故事尚有後續。
 
  俱胝在悟道後,聲名遠播。其座下有一小沙彌依樣畫葫蘆,當俱胝不在,有人前來尋道,便學師父豎指答應。一天,俱胼將沙彌叫來,問道:你也懂得佛法?小沙彌回師父:懂得。俱胝又問:如何是佛?
 
  小沙彌自然地豎起了手指,此時,俱胝抽出懷中的戒刀,斬下沙彌的手指。小沙彌痛得大聲叫喊,起身要走。俱胝大喝將其喚回,復又問:如何是佛?小沙彌下意識地要豎起手指,卻發現已無物。豁然領會。
 
  -2
  近來,無意養成了翻字典的習慣。
  某次隨意翻開,目光停在「一切」。
 
  一切,名詞。是所有,全部之意。
  「所有」是大千世界的森羅存有;「全部」是各式局部的總和。
 
  一切這二字,自有自成,無可憾搖。
 
  然而一切之「切」,亦是一刀。動詞。
  一個俐落的,精準的,絕對的斷面。
 
  一枚當下的生命快門。
  我們稱之為「現在」。
 
  「現」是時間狀態,「在」是空間狀態。
 
  猛然驚覺「現在」不僅是名詞,更是動詞。
  恆動詞。
 
  俱胝的那一刀,就是「一切」。
 
  -1
  比「一」更令人神往的極致存有。
 
  零與無。
 
  把所有可愛的,可憎的,可悲的,可喜的,都放下。
  把所有你存活至今,以為是的,以為有的,以為對的,都殺死。
 
  如此你便自由了。
 
  謎題只屬於渴求答案之人。
  對知道謎底的人而言,問題根本不存在。
 
  真實的永恆面紗。惡作劇之神艾德秀(Edshu)的遊戲。
  沒有The Pledge,沒有The Turn,只有The Prestige。
 
  時間到了,你要準備好,讓自己配得那一刀。
 
  0.
  三十四歲,以為到了這年紀,不是自殺就是出家。
 
  不料,意外地活過了虛無,活進了生機盎然的空寂。
  樂此不疲地清醒夢;苦惱和哀愁的賽局。
  希望是練習,絕望也是練習。
  為了把自己活得更繁盛。
  那些帶你來到此時此刻的事物,終會引領你至別處。
 
  明明白白地愛著,在心底,替過往留下乾淨房子。
  那裡依山傍海,那裡窗明几淨。
  那裡,數十年如一日。

  看著他們,你揮手微笑,說保重。

  你記得,你都記得。
  只是,不特別再想起。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