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長夢多◎A Ray、Croter、日安焦慮、曾耀慶、陳澈

夜長夢多◎A Ray、Croter、日安焦慮、曾耀慶、陳澈

平常價 $38.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僅存數量 1 !

內容簡介

黑眼睛文化 X 慢工文化 共同出版

  如果有一天連夢境都被監控?當近未來的世界只剩下威權,會不會連身體、生命都不屬於自己?又或者,從過去到現在,威權其實根本不曾離開?五位畫家描繪各自對威權的體悟,五篇漫畫穿插攝影作品,如夢境般往返虛擬與現實間;所呈現的究竟是無止盡的噩夢,抑或是逐步逼近的現實?

作者簡介

日安焦慮


  本名丁柏晏,1988年生。原本從事視覺藝術創作,2014開始繪畫創作之餘,以「日安焦慮」發表漫畫創作並獨立出版。2019年1月,經法國出版社Misma出版漫畫《Road to Nowhere》法文版。

曾耀慶

  作品常生成於對夢的記憶,企圖以此為內核,向外層層變形、膨脹出某個與現實生活所在的「生的平面」所相依相映的鏡像空間,在此維度中實驗各種緩解存在刺痛感的可能性。近年創作以「夢、劇場、鏡像世界」為主要核心題材,從不同角度解構、詰問個體自主生存意識的界線。在漫畫作品中實驗多元媒材與技法,讓漫畫創作的表現性更為自由。為2018年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台灣館參展藝術家。

A Ray

  寄生在社群的網路漫畫家,以創作時事梗漫廣為人知,私底下熱愛另類漫畫,特別想創作出讓人看了不舒服的作品。短篇作品《少女》收錄於《波音漫畫誌》。

Croter

  本名洪添賢,1978年生。設計師與插畫工作者,2004年開始投入獨立創作與設計,擅長使用多種插畫風格與設計結合,並且喜歡使用超現實變異的手法繪製插畫,融合神話故事與諷刺性的幽默,用天真爛漫的語氣緩緩傾訴人生與社會的現實。現居高雄,每天仍不斷在現實量尺與創作理想中,持續用畫筆奮鬥著。  

陳澈

  插畫、版畫、製本藝術家。2016年畢業於英國布萊頓大學插畫系。專注於探索空間、人物、記憶之間的關係,擅長以繁複線條組織細節,營造動態感,畫風極富實驗性。手繪作品常融合文字、象徵符號於畫面中,靈感來自建築史、時尚史、漫畫史。持續學習版畫、手工製書技法中,並以每年一本的速度,自費出版個人作品集《蟲洞博士》系列。
 

目錄

夢Dream——魯迅Lu Xun
序曲Overture|昨日之夢 Dreams from Yesterday——日安焦慮Ding Pao-Yen
第一章mov.І|審判Trial ——曾耀慶Tseng Yao-Ching
第二章mov.Ⅱ |蟲Insect —— A Ray
第三章mov.Ⅲ |重新作人Starting All Over Again ——Croter
終章Final|治癒Treatment——陳澈Chen Che
沒有英雄人物的敘事詩三部曲Poem Without A Hero——安娜・阿赫馬托娃Anna Akhmatova
編後跋:迎向黎明Afterword: The Coming of Dawn
作者介紹Authors
 

編後跋

迎向黎明

黃珮珊


  「歷史如果沒有感同身受的話,它就只是一些被操作的標籤或語言而已。」這句話是編輯本書時的一個依歸。它來自策展人鴻鴻為《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這齣沉浸式戲劇所下的一句註腳。

  這齣戲由黑眼睛跨劇團製作,2018年底及2019年初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仁愛樓,也就是過去的警總軍法處看守所,兩度實境演出。觀眾必須在演員扮演的軍官控制下,穿越一各個極權異境,親身體驗心理與生理的磨難與選擇,五感全開地聽見恐嚇、看見審判、感受壓力。這本漫畫作品則源自同樣的主題,以另一種藝術型態,演繹失去自由的經驗。作者們希望找到連結恐懼的「刺點」,讓讀者感到失去個體性,或被國家暴力侵襲的恐懼感。

  這一批創作者和這本漫畫多數的潛在讀者,都生長於一個自由,且日益多元化的台灣,對於這片土地過去經歷的威權統治、白色恐怖並非無知,但確實不容易「感同深受」。然而,近年來這份自由開始受到操控或者威脅,這份「對於未來的焦慮感」便成為了個體與威權歷史的連結點。創作者們在看過演出,或翻閱過各地極權政府的迫害資料後,以恍如夢境的方式,去呈現他們各自心中的恐懼,或對極權政府的詮釋。

  「夢境」是過去與未來通過人腦所產生的連結點,它是人們對過去的記憶,也是人們對未來的想像。你可以說這些作品是受害者的過去所形成的惡夢,也可以說它們是未受害者對於未來的恐懼。

  Croter的作品來自他在參與《夜長夢多》劇場演出被逼供時,所體驗到的「個體脆弱性」;陳澈的作品來自資料蒐集時最有感的一句話,「極權者以弱者血肉為營養源的吃人本相至今不變」;曾耀慶的作品則強調了極權審訊的「無理性」。

  這本書的編輯過程中,香港政府提交了《國歌法》條例草案,日安焦慮的故事中,主角對國歌不適所引來的監控或要成真;而當某些人以一聲聲的「曱甴」(粵語,蟑螂)來稱呼示威者,也應對了A-ray作品中「被施暴者不過被當作蟲子」的詮釋(其原始構想來自納粹集中營的海量屍體所給他的震憾)。

  2019年的今日,我們或許站在一個現實與夢境、過去與未來皆逐步逼近的十字路口,我們如履薄冰,希望惡夢連連的人類長夜,早日迎來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