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購】與騎鯨少年相遇:陳克華的「詩想」◎陳克華

【預購】與騎鯨少年相遇:陳克華的「詩想」◎陳克華

平常價 $26.00
/
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

  
  詩是什麼,創作又是什麼?好的詩又是什麼?
  關於詩的最高境界,寫詩的紀律,「詩人」的心事與煩憂,乃至過敏的靈魂,
  都盡在此了。

  詩人不斷以各種角度剖析自己,審視自己與詩的關聯,這本以詩為發想與叩問的散文,如詩純粹,也是詩人珍貴的創作自剖。

  在詩人談「詩」的路上,更包含各種對生活與創作的感悟,對詩創作的回眸或反覆探問的哲思,如雪花飄散,落地的聲響,既輕也重:「讀者沿高潮退卻後的沙灘行過,發現了許多碎散的貝殼與海草,魚屍與水母便以為那就是詩。」抑或「一株只結蔭,不結果的樹。」甚至說詩乃「靈魂的性高潮」……,而「誤讀本身有一種俗世的親切況味。」都是為詩卸下的美好註腳。

  本書為詩人在《聯合報》副刊的「詩想」專欄集結,近兩百則,更附有席慕蓉的精采回聲。作者不僅為台灣最重要的詩人之一,更在流行音樂的詞領域有豐碩的成果,他持續豐富的寫作經驗,繪畫與歌詞創作等,勇於剖析自身情感的切面,更以藝術的視角,顛覆一切可能,展現個人獨特的創作魅力。

  在他多元的藝術創作中,詩的獨特魅力,尤其令人矚目,所有親近詩的秘方,詩的秘語,都收錄在這本書裡,他頻仍叩問自身的詩觀與自剖,以最簡練的文字,如詩靈光乍現般的好文,探索對詩與創作的無盡追尋,與讀者分享難得且私密的創作時光,也是最接近詩,又不亞於詩的閃光。

本書特色

  •最毫無保留的詩美學,關於詩的哲思,解讀詩的秘密。
  •台灣重要詩人更是流行音樂詞人、全方位藝術家陳克華,關於詩創作的自剖,完整「詩路」大公開!
  •最親近詩的創作秘方:本書篇幅短小,詩意盎然。
  •名家的創作美學,對寫作渴求的讀者,公開寫詩的秘密。
  •附有詩人李進文推薦文、席慕蓉的回聲一文。
  •《聯合報》專欄最新、最完整之結集。
  •作者詩創作四十載,豐美的總回顧!

媒體推薦

  宇文正(聯合副刊主編)、姚謙(音樂人、文字人、收藏家)、席慕蓉(詩人)、唐捐(詩人)、楊澤(詩人)/真心推薦

  李進文(詩人)/專文推薦

  在這幾年間,詩人寫了一篇又一篇的「詩想」,只因它隨生隨長,又不斷地變幻。我喜歡並且羨慕這種自由。──席慕蓉

  陳克華的詩想,像神奇的仙女棒點擊萬物的核心。詩的小精靈,紛紛探出頭來。這是千百種與詩共舞的方法,也是精神畫廊裡一場絕妙的特展。──唐捐

  他從各個角度切入,透過很多對照、頡頏,讓讀者一起撞擊出更多不一樣的「詩想」。所以《詩想》是一部自體再生的有機體。──李進文
 
作者簡介

陳克華


  1961年生於台灣花蓮市。祖籍山東汶上。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美國哈佛醫學院博士後研究(1997-2000年,從事眼角膜內皮細胞的基礎研究)。日本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眼科交換學者。現任台北市榮民總醫院眼科部眼角膜科主治醫師。

  曾任《現代詩》主編,文學藝術創作範圍包括新詩、歌詞、專欄、散文、視覺及舞台。現代詩作品及歌詞曾獲多項全國性文學(新詩)大獎,出版近四十本文學創作,包括詩集《騎鯨少年》、《美麗深邃的亞細亞》等,與散文集《愛人》、《無醫村手記》等。作品並被翻譯為德、英、日文等多國語言,並出版日文詩集《無明之淚》,德文詩集《此刻沒有嬰兒誕生》。有聲出版「凝視」(2006年)及「日出」(2017年)。歌詞創作有一百多首,合作歌手從蘇芮、蔡琴、齊豫,到張韶涵及趙薇等。著名代表作有〈台北的天空〉(此專輯獲金鼎獎最佳專輯獎)、〈沉默的母親〉(獲金鼎獎最佳歌詞獎)及〈蝶衣〉等流行歌曲。近年創作範圍擴及繪畫、數位輸出、攝影、書法及多媒體。作品挑戰禁忌且風格多元。
推薦序

詩的開放空間
李進文


  陳克華認為:「真正一首好詩,是因為你覺得他說得『對』。臟腑覺得對。靈魂覺得對。」我想,詩無論如何都是個人獨一無二而美好的偏見,寫詩和讀詩都是一種「有訓練的直覺」,直覺寫對了,比寫好了重要。
   
  詩不只是一瞬之光、不只是言志、也不只是一種勞苦的技藝。詩可以是生活態度,也可以是哲學、玄學、醫學、物理和化學,詩可以把不可能的東西開發出來,甚至「想和外星人說說話,那語言就只能是詩。」陳克華賦予詩的詮釋和想像空間絕對巨大,其美學概念又絕對細緻。
   
  他的《詩想》本身又可視為詩句,或詩句的延伸,一種詩之外更自由的文體。可貴的是,《詩想》更是陳克華身為詩人經驗的總集,微言大義,隨意翻閱即有靈犀躍動,意在言外的想像。
   
  我們可以從這部《詩想》去了解,詩在每一個詩人心中如何團聚與化散,又如何捨與不捨,他的文字時有悲憫與洞見。他不是要形成一套理論,他說:「關於詩,忍不住要借用克里希那穆提的一句話:『我沒有任何理論,我為什麼要有理論? 』」他只是在進行一場漫長的提問,像信仰,追索的不是答案。他對詩提問,亦正是對自己提問,從各種角度和時空提問,最終詩人自己和讀者各取所需地得到理解和澄清。是的,「問」是一門重大學問,比解答要來得煞費苦心。
   
  在《詩想》中,也可以讀到陳克華的個人經驗,以及故事,或種種引經據典的譬喻。這種隨筆式的自由文字,寫幾則容易,因為人人有自己的詩觀(詩想)。但要寫到接近二百則,就有很多值得深思玩味的,譬如,詩的概念假若一以貫之,那麼讀來就會單調,所以不能以「詩觀」視之,個人詩觀必須是短的,最好一句話把真理說盡。他採取的是,從各個角度切入,透過很多對照、頡頏,讓讀者一起撞擊出更多不一樣的「詩想」。所以《詩想》是一部自體再生的有機體。
   
  以陳克華三、四十年來詩、小說和散文兼具的創作質量,跨類型藝術創作(繪畫、歌詞),醫生的科學背景,或同志身分,他所涉獵、所經驗的人生和藝術足夠「雜」才能寫出《詩想》,其《詩想》不是學院的一家言,是一個開放空間,讓詩的美學更加奇趣和豐饒。

作者序  

關於「詩想」
陳克華


  「詩想」一路寫了幾年,我想談的,表面上也許是詩,但其實是人。人的品質。
   
  寫詩的人,應否具備某種程度上的「詩的美德」——既然詩人在許多時候並不抗拒享有社會名聲、地位,甚至金錢,和來自大眾的榮寵?
   
  但何謂詩?何謂詩人?又何來詩的「美德」?
   
  梁實秋引西哲的話說歷史裡的詩人看似神聖,但住在隔壁的詩人往往只是個笑話。這個「笑」裡,除了可能的有趣、怪誕,可還藏有幾分輕蔑和不屑?
   
  大詩人李白詩風高曠不拘,但一連娶的幾個老婆皆是宰相之女,其魚躍仕進之野心昭然若揭。而屈原「憂國憂民」的詩篇讀來口吻更像是楚王的棄婦。
   
  西方印象派始祖藍波一生短短,廿歲即停筆,之後極有可能幹的是走私軍火和販賣人口的勾當。而大詩人龐德竟有數十年住在精神病院裡「裝病」避罪。顯然繆思女神在選擇她人間的代言人時,有其不為人知的標準。
   
  莎士比亞說唯詩人與瘋子不屬於這紅塵俗世。但我們看到的當代詩人,卻有不少比例是比販漿引車之流的市井小民更加「俗世」的。
   
  既然詩無法被清楚定義,詩人也各式各樣,詩的「美德」自然也無從具體,但總私心寄盼「詩人」起碼在「詩」的狀態時,一切是美好的。
   
  我真的真的這麼希望。
   
  即使只是在詩完成的那一剎那的美好。
   
  在「人人可寫」現代詩的今天,詩創作與欣賞的那把尺似乎越來越難以掌握——文章果然是千古事?而得失真的「寸心知」?
   
  詩想完了,這些也都應該與我無關了。